皮肤
字号

我的离婚少妇

点击:
        在滨海这样的沿海城市生活,如果你没有房贷的压力,收入还不错的话,其实还是挺舒服的。
  我是一个人,毕业以后就暂时留在了这座城市,没有女朋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工资待遇还不错,所以我在这里的这几年还是挺快乐的。
  当然,住在陶然水岸这种小区,是个意外,我的工资待遇还远远达不到支撑这样富人区级别的房租。我的一个关系不错的大学舍友,他是个富二代,在这里有一套房子,是留给他的婚房,家具一应俱全,他毕业后出国深造了,得知我在租房,就让我免费先住着了。
  每天在这样的小区里出入,不仅能看到各类豪车,更能遇到各类阔太太。她们大都半老徐娘,但却打扮时髦,浑身名牌,散发着珠光宝气。

  唯独她有些不一样。
  她的年龄约莫三十来岁,但却气质卓然,那种气质不是名牌衣服和奢侈首饰带来的,那种漂亮,是天生的丽质,加上时光的雕琢,再融合了一定的涵养才出来的一种美丽。
  让人看一眼,就过目难忘。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或者说,一个正常的小男人,当然是不能免俗。
  第一次的相遇并没有那么戏剧化,仅仅是最普通的相遇,我赶电梯,她帮我开了门,当时电梯里人还不少,我能注意到她,纯粹是因为她长的不错  。
  我站在她身后,她穿着一袭红色的紧身短裙,黑色的丝袜,高跟鞋,典型的轻熟女打扮。

  这样的少妇熟女对于像我这样的小男人的诱惑无疑是致命的,从我进了电梯以后,就一直在她身后拿眼睛瞟她,如果不是她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旁边还牵着一个小男孩的小手,我的眼神恐怕还会更加肆无忌惮。
  她身边的男人基本上是暴发户的典型代表,大腹便便,从后面看上去,就是个缸。
  当然这也符合现在这个社会的分配,美色都跟金钱比较搭,所以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违和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郎才女貌的搭配太少见了。
  至少在这个小区里,大部分都是像他们这样的搭配。
  第一次相遇,除了她让人过目难忘的美貌,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因此大约过了几天后,我就已经将她淡忘了。一个东西就是再好,她不属于你,你也不会瞎惦记。
  这之后,九月来临,进入了我们广告行业所谓的‘金九银十’,也就是最忙碌的两个月,而我又在一家刚刚起步的广告公司,业务量不少,老板却不愿意在人力上多作投入,因此我们基本上拿着一个人的工资,但却干着两个人的活。

  我们当然不傻,但老板承诺了忙完这两个月会有提成,而且给我们一次公费旅游的机会,旅游我没什么兴趣,但因为有提成,而且数额可观,我才答应继续干下去。
  那是昏天黑地的一个月,我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加班状态,有的时候加班到太晚,就不回家了,老板给我们准备了床(这方面他绝对贴心)。
  我们忙前忙后在公司住了一个月,不分昼夜,基本上没出过门,蓬头垢面,终于扛过了最忙的九月。
  这天晚上,在甲方终于肯定了稿件后,已经是凌晨一点,我头昏脑涨,精神萎靡,突然感觉有点恶心,在这个烟雾缭绕,充满了烟臭味的空间里,一秒钟也不想多待,于是我便离开了公司,打车回到了陶然水岸。
  我想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我那舒服的大床上美美的睡一觉。
  没想到回到家,电梯刚一打开就吓了我一跳。
  楼道深处蹲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要不是楼道里有声控灯,凭我的胆量,早就吓尿了。

  她见我从电梯走进来,似乎也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我这才看清,竟然是她!
  这是我第二次遇见她,但与第一次比起来,这次明显变得有些不一样。
  不是因为时间太晚,而是因为她的穿着。
  她穿着一身空姐的衣服,但仔细看去,那又不是真正的空姐的衣服,因为那明显是加工过的,比如上身太紧,领口又开的太宽,原本就夸张的事业线暴漏无疑,再比如,裙子短了很多,将她修长的美腿完全暴漏了出来,也紧了很多,将她饱满的臀部曲线勾勒的十分夸张。还比如,裙子底下还穿着性感的网袜。

  作为宅男,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空姐制服,它的学名叫做情。趣。内。衣。
  我有些疑惑,为什么她穿着这样的衣服,大半夜的却站在这里?
  我没忍住多看了她几眼,因为这样的绝色美人儿,穿着这样的‘衣服’,我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才能看到。这好不容易看到了真人版,还不得好好看看。
  她十分窘迫,几乎抬不起头来,我也有些尴尬,不敢多看,低头故作镇定的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开门,她往后站了站,就站在我门口的右边,似乎是看着我,我不敢抬头看她。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愣是半天没有将钥匙捅进孔里去,结果她一开口,我手上的钥匙竟然也掉了。
  “对不起。”她轻声说道。
  我抬头看着她,一脸惊讶。她的眼睛有些红肿,梨花带雨,明显是哭过的。
  “我把自己锁在外面了,能不能……”她看着我说道,“能不能让我先进去待一会儿。”

  显然,把自己锁在外面了这个借口并骗不了我,这时候已经入秋,昼夜温差较大,这个时候已经很冷了,谁会穿成这样出门呢?
  但确实,穿成这样,身上也没有地方装钱,出去投靠朋友和家人也不靠谱,呆在楼道里恐怕迟早要让邻居看到。
  于是我便将她让了进来,她十分感激,跟我走了进来。
  屋里当然就温暖多了,我打开灯,这回轮到我不好意思了,因为太忙的缘故,家里乱成一锅粥,来不及收拾,而且堆满了灰尘,到处一片狼藉,堆满了旧杂志和生活垃圾,不知道什么东西发霉了,散发出难闻的异味。
  “不好意思啊,我很久没有回来了,屋里有点乱,让你见笑了。”我说着,连忙利索的整理房间。
  她倒没有说什么,只是四下打量,问道,“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我说道。
  她没有再说什么,站在那里,抱着胳膊,像是一个受了伤的漂亮的宠物。她这样的尤物,站在这乱哄哄的屋子里,实在是有点突兀。
  我有点后悔没有养成勤扫卫生的好习惯,早知道她要来,就应该早点回来打扫一番的。可谁又能知道,她今天会来呢?而且还是穿成这样。
  我收拾完沙发上的东西,然后对一直站在原地动也没有动的她说,“坐吧,如果你不嫌弃。”
  她这才坐在了沙发上,我站在那里,她坐的一低,胸前的‘风景’更加惹火,早就听说少妇的身材丰满,但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夸张的。
  她一抬头,我急忙错开眼神,她大概是发觉了,从我沙发上拉起一件我的运动外套穿上,这才显得不那么色情了。
  “你饿么?我弄点东西给你吃?”我问道。

  她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为了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我也坐在了沙发上,没想到我刚坐上,她就往边上挪了挪。
  更加尴尬  。我坐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你今晚……是要住在这儿吧?”憋了半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问了这么一句。
  她愣了一下,这才点点头,说道,“如果不打扰的话,我睡沙发就可以了,你不用管我。”
  “那哪儿行。”我说道,“三个卧室呢,我给你收拾出一间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当然也可以睡我睡的那间主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5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