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触摸恐怖最低限——窥阴

点击:
    罪恶出自本意——叔本华
  非食色性者请勿入!!!
  引:
  一个女孩曾经爱着一个男孩。她认为,人的食指指骨中禁锢着灵魂。

  男孩和女孩坐在船上。女孩眯眼享受秋天明朗的阳光,男孩在划船,慢慢划向湖心深处,水面上是高高的芦苇,稀稀落落遮住阳光,迷乱视线。
  女孩很幸福,有被宠爱的感觉。
   她想不到和他分手已经一年,但他依然还等着她,爱着她。这一次女孩重回这个小城市,带着过去一年中所受的累累伤痕回到这里,这个男孩居住的地方。她想, 假如这个曾经被她抛弃的人还记得她,还会请她吃饭,为她买校门口加了绿豆的雪糕,假如他还会带她来这个湖边划船,这个他们曾经开始相恋的地方……那么,她 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作他一辈子的老婆,好好相一生……很多东西就是这样,失去过才知道珍贵,出走过才明白家的重要。

  精彩过后,还是觉得平平淡淡才是真。
  女孩很开心。今天,一切都如她想象,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有如暖融融的阳光透射到肌肤上一般微热。她决定了,过一会,就跟男孩讲出自己的想法,将来怎么样怎么样……
  但女孩并不能猜透男孩的心。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从一个人的脸上探察他的居心。
  男孩很紧张,他在盘算着在合适的时机、地点、方法,悄然杀死女孩。
  女人的妒忌很可怕,但男人的妒忌更要命。

  男孩还年轻,无法包容和理解更多东西,无法忘记过去痛苦的日日夜夜,无法想象女孩在别人怀里快乐的样子,更无法克制自己无穷无尽的怨恨。
  这一年的黑夜里,他总是把女孩的照片放在面前,拿出一根细细的钢针,小心翼翼地戳穿相片,然后再刺穿自己大腿上的肌肉,刺脚趾,刺肚子,刺在胸口……
  他觉得这样的痛也应该让女孩一起承受……今天,此刻,该是终结痛苦的时候了。
  他知道女孩不会游泳,尽管他是游泳队员,但她就是不愿意学,很多时候,有很多事情她都不会顺从他的意愿。
  他想,总有一天,她会后悔的,会跟着他一起在湖底畅游,一起潜到深深的水底,碧绿色,迷迷糊糊,一片混沌。

  在短暂痛苦的黑暗过后,她就可以看到永恒的光明……尸体会沉在淤泥上,缠绕在茂密的水草中,血肉慢慢腐烂,只剩下一具森森骨架……没有别的男人再会去迷恋她,没有人能再猥琐地抚摸她的酮体,她更不会再对谁说分手……
   阳光刺眼,女孩在船头站起来,微笑望着男孩,她说,我想……阳光突然倒转,芦苇飞舞,水面快速地扑过来,女孩的想字化为尖叫,被男孩抱着,重重堕入湖 水,赫然沉入浮水之下……冰凉的感觉沁入肌肤,浸入眼、耳、鼻、舌,但让女孩冰寒的是男孩的眼睛,在碧绿的水中,忽远忽近,巨大的瞳孔中流出怨毒,充满血 丝,死死地瞪着她,就像他强有力的臂膀一样紧紧抱着,一点一点将她带入深渊……

  一个月后,男孩病好了,开始恢复游泳训练。
  很久没有再接触水,他坐在游泳池边有些胆怯,望着晃动的水面发呆。池水碧蓝清澈,可以一眼看见底,甚至可以数清楚池底有几格瓷砖。但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下面有东西,一个无形透明的东西在水底潜伏,静静的,等候着他下去。
  男孩终于害怕了,发觉自己绝对不能再下水,再也不能游泳。他转身离开,开始胆怯。很多因为一时间冲动杀人的人最后都会胆怯。
  但男孩的教练不这样想,很久没有入水的运动员都会失去‘水感’,需要快速的强化训练。教练皱眉走到男孩的身后,大力将他推了一把,让他毫无防备地猛然堕入水中。
  水,依然冰凉,碧绿地耀眼,深沉得无边……水底深处,一双苍白非人的眼珠,深深盯着,眼光透过男孩的瞳孔,脑门,直达心脏五英寸……
  别怕!跟我来。

  突然,女孩出现在水中,朝男孩挥挥手,腐烂的皮肉一片、一片地脱离手掌和胳膊,在水中落下,露出白骨头。她的眼珠瞪得很大,在周围忽远忽近。我等你很久了,来呀……
  啊……男孩心中腾起绝望,紧瞪着越来越接近的骨头、眼珠。一只手骨飘荡过来,轻轻抚摸过他的脸。骨头冰凉、粗糙,轻柔地勾着他的脖子,有力地抱住了他。
  来!亲一个,我想吻你了。呵呵……她笑着。
  男孩惨然一笑,停止了挣扎,随着她逐渐落了下去,四周都是腐烂的碎肉……
  这个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故,一个游泳运动员在清澈的游泳池淹死。就是十几秒的事情,等教练和其它人将男孩捞起来,他已经喝饱了水,肚子高高隆起,皮肤涨得几乎呈半透明,肺部积水,彻底无救。
  但这些都不是最恐怖的,最诡异的是,他的一根食指不见了,齐根断,血淋淋地露出骨头。游泳池中也没有找到断指。

  它似乎已经不在人间。
    传说,人的食指骨头中禁锢着一部分灵魂。当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事情。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指骨里有灵魂?世上有鬼?
  婴儿惊恐地瞪着墙角,你却感觉不到一丝丝影子但又有些冰凉……那是鬼?

  一个人行走在黑暗中,被无穷无尽的黑包围,惶然听到古怪的声音,窸窸窣窣,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腐烂味道……你的心脏顿时收紧,血液加速流动,“嘭嘭……”
  害怕什么?你又在恐惧什么?
  噩梦?
  苍白的梦魇?
  黑暗中摸到一条湿滑的蛇?
  空无一人的房间,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突然冒出个强烈的欲望,把头闷到水中。碧绿的水底深处一双苍白非人的眼珠,深深盯着,眼光透过你的瞳孔,你的脑门,直达心脏五英寸?
  下午,阳光明朗的下午。安静地看书。突然听到玻璃球、或者钢珠,从高处掉落在木地板,在很坚硬的地板上,不停地“嗵.. 嗵.. .. 嗵.. ..”地弹跳。原本安静的房间空气在轻轻颤动,很冷,冷到手脚麻木……
  你觉得冷吗?但‘寒冷’并不存在,仅是一个虚构的名词,用来描述一种特别的感觉,相对于‘热’感觉就是‘冷’。在物质世界,真实存在的只有热,当没有丝毫热量存在时,就是绝对零度,科学意义上的‘摄氏零下二百七十三度’。
  ‘黑’也不存在,在没有任何光的时候,我们就感觉黑暗。同样,‘灵魂’也是一种描述,相对于真实‘生命’的一种虚构描述。
  你也许会问我,那个男孩的食指去那里了?我不是法医,但基本可以猜到一个场景:
   当手术刀划开男孩的肚子,切开厚约零点五毫米,内含血管、神经、淋巴管和形状奇怪的汗腺,布满毛孔的皮肤,可以看见浅粉色的脂肪,油腻而湿滑,有点弹 性,打开胸腔,就是热气腾腾的心肺、食道、气管、支气管、大动脉,顺势而下到琳琅满目的腹腔,胃、肝、胆囊、胰、小肠、大肠、肾、膀胱、输尿管……

  一切都很正常,除了喉咙。那根断指也许就在男孩的咽喉,气管和食道岔口的地方,正正地卡在中央……
  坐在电脑面前,眼睛紧紧盯着花花绿绿的屏幕,你下意识地去抓桌子上的水杯,突然,似乎碰到了一个东西,湿滑油腻,若有若无的东西。转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这也许是一个幻觉,也许是手掌神经的误导。你笑笑,拿水杯喝水,转眼就忘记此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