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嫂子是九尾狐,背负了一个惊天秘密

点击:
山村,齐庄。
老少村民嬉笑声声,三五一群两个一伙的吵吵闹闹、熙熙攘攘着向村东齐援朝的住处涌去。
今天是老齐家的大喜之日。是齐援朝的大儿子齐振山和村西的卫寡妇的大女儿卫梦娇的大喜之日。
外面鞭炮声声,喜悦不断。贺喜的人儿来往不断……!流水喜宴一排接着一排……!
齐家大院东边的一间配房里,齐飞虎却把自己关在屋里生着闷气……。

齐援朝托着他那条有点颠簸的腿满面笑容的在院中迎接着客人。
“叔叔!恭喜叔叔贺喜叔叔了……!”一个妙龄美貌鲜亮的女子,穿一身新潮服侍从人群里走到了齐援朝的跟前:“叔叔,我没有来晚吧?”
“呵呵呵!哎呀,不晚不晚!”齐援朝看着眼前的美女开心的笑着:“李茹啊,你来了就好了。叔叔刚才还念叼着你呢!快请屋里坐!”
“叔,这是我给齐大哥和嫂子的礼物,您收下。”李茹笑着把手中的礼盒交给了齐援朝:“叔,我就不进屋里了,飞虎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啊?”
齐援朝听到飞虎便一脸的不开心:“飞虎这孩子,太不像话了。也老大不小的了什么事情也不懂得……。他哥哥成婚他却闷闷不乐的把自己关在屋里,我让他到镇上去买点东东也叫不动他,什么忙也不帮我,唉,真是……。李茹啊,你来了就好了,快去看看他吧……!待会你齐大哥和你梦娇嫂子就该举行结婚仪式了。可千万别让他出什么幺蛾子啊?”
“叔,不会的。飞虎啊,你比我了解的。他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你忙吧!我去看看他。”
李茹说完就直奔齐飞虎的房间,推了推门,门纹丝不动。
“飞虎!开门……!”

齐飞虎躺在他的单人木床上,眼望着天花板,并不理会外面的李茹。
“飞虎……!我是李茹……!快开门……!”李茹继续敲着门:“飞虎,你开呀!大家都看我呢……!”
齐飞虎猛地起身打开了门闩,然后便再次倒在了床上……。
李茹推门走了进去看着他:“飞虎这是怎么了啊?谁惹你了啊?给我说说呗!”

“没事。”
“现在都成定局了。梦娇以后就是你的大嫂了,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也该死心了……!”李茹轻轻的坐在了郑飞的身边。
“讨厌的娃娃亲!”郑飞气愤的好像自言自语。
“飞虎,别这样。外面大家都在忙呢!你该出去帮忙才是……!”李茹的眼神身段阵阵秋水伊人:“飞虎,这都是天注定。你和她注定是没有缘分的。我才是你命中的另一半……!”

“李茹……!”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相信,我会等到你爱我的那一天的!”
“唉!李茹,你城里的一个大美女!又何必为了我这个整天在果园里忙来忙去的乡下人儿这样啊!我是不配你的……!”齐飞虎说着坐起了身体。
“配不配不是你说的算的……。”李茹直视着他:“只要你没有成家结婚我是不会撒手放了你的……!”
“你这又何必呢!外面比我好的男人多的是。”
“闭嘴……!我不许你这样说……。”李茹扭着线条的身体,把脸转向一边看向窗外的院子。
外面大槐树上已经挂好了鞭炮。
院里的孩子嚷嚷着:“噢……!新郎官迎接新媳妇咯……!”
“新媳妇在门口呢!还没有下花轿呢!快去看啊……!”

齐振山一身新郎服侍从正厅里走了出来。按说他这新郎官的大喜之日,他应该满面笑容才是。但是,齐振山却是一脸的不开心的模样,好像比齐飞虎还要郁闷似得……!
一群人儿拥在他的周围向院外走去……。齐援朝立在一个角落满面笑容……。
齐飞虎情不自禁的急忙起身看向屋外的齐振山……。
“飞虎!你该祝福你大哥他们才是。”
“李茹……!我……!唉……!”齐飞虎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叹着气坐在了李茹的身边。
就在齐飞虎满脸惆怅,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外面乐队已经在院子里吹打不停……。齐振山身挂红花从门外牵着盖着红盖头的卫梦娇走了进来……。
屋里。
“哇噻!飞虎,快看振山哥他们的结婚典礼就要开始了,我们去看看吧?”李茹好奇的向外张望着。

“你去吧。我要睡觉。”
“走吧!你不能这样的,你该给他们祝福才是……!”李茹硬拉着齐飞虎走了出去。
齐飞虎透过人群看到一身新娘装的卫梦娇,便情不自禁的向她靠近。李茹看着齐飞虎的表情,她不仅有点失落……。
司仪已经宣布结婚典礼开始了。乐声鞭炮声响彻着整个齐家大院……。

齐飞虎的目光却不曾离开卫梦娇的身。他一脸的冷漠淡定,脑海中思绪却飞转着:梦娇已经是我的大嫂了……!我该怎么办……?梦娇,你为什么要答应做我的大嫂……?
“梦娇……!”齐飞虎居然失声叫出了卫梦娇的名字。
此时卫梦娇的头在红盖头里,她低着头已经看到了那双熟悉的大脚,齐飞虎站立在她的一边,他的呼叫也让她一时的紧张窒息。她的小手情不自禁揉搓着衣襟,却并没有回应他的喊叫。

卫梦娇的心也是乱如麻……。
鞭炮响后。典礼开始了……!
就在齐振山卫梦娇要举行夫妻对拜环节的时候,齐飞虎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他拉着李茹的小手突然大声叫着:“我们走……!”
“哎……哎……!飞虎……!干嘛去啊?”李茹被齐飞虎拉出了人群,拉出了卫梦娇的婚礼现场。

卫梦娇听着身边的变化,她知道此时齐飞虎凌乱的心绪的变化,他的心一定很痛很疼……。在这桩婚姻面前她也只是遵循家里母亲的命令而已。嫁给齐振山也并非她所愿……。
齐飞虎来到院外便跳到李茹的摩托车上叫到:“李茹,把钥匙给我,我要带你去兜风……!”
“真的……!飞虎!”李茹开心的叫着:“太好了……!我喜欢在我们的乡村飞驶……,呵呵呵……。”
他们二人带上头盔,坐在车上便发动起车,一溜烟的飞出了齐庄。
环乡路上。齐飞虎驾驶着摩托车载着李茹风驰电闪一般……。
“啊……!飞虎……!好刺激……!”李茹坐在齐飞虎的身后吼叫着:“飞虎……!我爱你……!”
齐飞虎并不理会李茹的喊叫,只是一味的加着油门,他此时只恨摩托车不是飞机……。
山路崎岖,摩托车飞驶,齐飞虎的眼睛里却放着红光……。
“飞虎!飞虎,你疯了……!快减速……!”李茹看着前面,害怕的叫着:“飞虎,减速。前面是连续急转弯……!”
“坐好了。”
齐飞虎的眼睛红光一闪,继续轰着车油门。车速不但没有减慢反而更加的快了起来……。
此时齐飞虎就像着魔一般,不理会李茹的喊叫……。
李茹害怕的尖叫着,她紧紧地抱着齐飞虎的虎背熊腰,闭着双眼,感寻着那一丝丝安全的感觉……。

接连两个急转弯被齐飞虎轻易的驱过。就在他欲要飞过第三个急转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啊,啊,啊……!”
齐飞虎李茹二人同时大声尖叫。
摩托车一阵漂移……,他们二人一阵眩晕之后,他们的眼前变成了漆黑一片……!
摩托车已经冲进深沟里,倒在沟中央的小水溪一边。齐飞虎李茹二人被甩在了沟里的杂草之中……。

阳光透过沟边上的树叶照射到他们的身上。
舒心浪漫的画面呈现在那深沟里……。
李茹的头枕在齐飞虎的胳膊上,齐飞虎的唇靠近她的眉头……。他们就像一对刚刚野战完的情侣似得,躺在那里好像享受着那深沟里的氧吧!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们二人好像还是没有苏醒的样子……。
夕阳已经西下。天色暗淡了下来……。

郊外寂静的很……。静的让人害怕……。
齐飞虎有意识的时候,就听到了他不愿意听到的声音……。
齐飞虎躺在那里眩晕迷幻之间,渐渐的有了点意识就听到两个招魂鬼正在他们的身边议论纷纷。
“白无常,这两个小人儿死了没有啊。怎么这般特别啊?”
“黑无常,你管他呢!从正午到现在他们一动都没有动不是。死于不死我们先把他们的阴魂鬼魄收了就是。你瞧,他们的人魂几乎已经没有了一点迹象。现在不收了他们还等到何时啊?”

“也是。万一要是让他们的阴魂跑了出去还得麻烦我们兄弟二人去抓……。哎,收了吧……!”
白无常也叹着气:“唉!可怜的人儿,太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了,就这样交代了。你们可不能怨我们兄弟啊!我们也只是例行公事,维护阴阳两界的秩序罢了……!”
白无常。我们兄弟对待他们这两个小人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们到了阴间也不会怪我们的。这天都黑了,也没有人来找他们救他们……!我们不是没有给他们机会……!这么久了,也不怪我们。要是以前,他们中午掉下沟的时候我就把他们给收了……!还用等到现在。”

“哼!在我们阴间你黑无常兄弟多么仁义啊,都快赶上观世音大士菩萨了……!”
“你少废话。怎么能够拿我这个小鬼和观音大士比啊。你就不怕被观音大士知道了惩罚你啊!”
“我的意思,你黑无常越来越仁义了。”
“好了,别废话了。还收不收啊?”
“收啊!开始吧。”
于是黑白无常手中的法器就亮了出来。只见他们二鬼手舞足蹈一番,嘴中念念有词,向齐飞虎李茹的身体使起了招魂法术……。

齐飞虎听着他们的话语,恍惚之中看着他们的动作。想和他们搭话阻止他们,但是,他的意识就是支配不了他自己的身体行为。
白无常不断的向齐飞虎施展招魂法术……。齐飞虎脑际身体里控制着他体内自己的阳魂(也叫人魂)与他的阴魂(也叫鬼魂)抗衡着……。
齐飞虎的意识越来越强,阳魂也越来越盛。白无常的法器慢慢的暗淡下来,没有了威力……。
此时黑无常已经把李茹的魂魄鬼魂招到法器之中……。
冥冥之中,齐飞虎看到李茹带着脚镣手铐立在了黑无常的身边。

李茹低着头,脸色惨白……。
“李茹……!你怎么了?你不要跟他们走……!快,回到你的身体里!”
齐飞虎撕心裂肺的嘶喊,却毫无声息,毫无回音。李茹已经不是李茹……。
“怎么了,白无常。那个小子你还没有搞定啊?”黑无常看着白无常嘲笑着。

“这小子,还有生还迹象。他的阴魂收不了了。”
“胡说。从他们出事到现在已经接近四个时辰了。要是能够活着,他早就活了,还用等到现在……。”黑无常不相信的说:“你起开,我来收了他。”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22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