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节

点击:


  在十五岁之前,胖子和现在的方逸一样,都很纯洁,但是在部队里,胖子却是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岛国小电影,心里的欲望就像是火苗一般的蹭蹭往上串。
  不过部队的管理相对还是很严格的,一直到半年前胖子跟随村里的施工队出去打工的时候,才终于找到了机会,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做贼一般的偷偷溜进了一家灯光昏暗的小发廊,结束了自己的处男生涯。
  所以此刻听到方逸说男女之事伤身,胖子自然是无比的在意,加上农村原本就有些封建迷信,胖子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了起来。
  “行,回头我传你和三炮……”那双修之法只不过是些导气锁阳的运气功法,方逸倒是无所谓,反正老道士又没说这东西不能传人。
  “回头下山再说,我先去收拾东西……”见到胖子那一脸好学的样子,方逸不由撇了撇嘴,当初师父在教自己读书认字的时候,却是从来没见胖子这般精神抖擞过。
  “好,好,逸哥,您可千万别忘了……”想着自己下半生的性福就在方逸身上,胖子笑的是无比谄媚,看的方逸差点一脚将他给踢翻出去。
  没有搭理胖子,方逸径直走进了院子右面的厢房,这间屋子一直都是老道士居住的,虽然老道去世已经有三年了,但方逸也没有住进来,而是每日清理,将屋子打扫的一尘不染。
    “师父的自画像是要带走的……”
  方逸进屋之后,先是对墙壁上挂着的一幅画行了一礼,那是一幅肖像画,画上面只有一个发挽道鬓的老人,相貌和蔼,那双眼睛画的十分传神,似乎一眼就看到了方逸的心里。
  “师父,山中无粮,弟子要出山了,还请您老人家护佑……”方逸口中一边念叨着,一边将那幅画从墙上取下卷了起来,然后塞入到了一节竹简之中。

  以方逸的脚力,从道观走到山下也需要半日的功夫,所以仅剩三天出山的时间,方逸也懒得再来回跑一趟了,在他看来这也不算违背师训,再加上那老道士说话时真时假,方逸也不知道他这次是不是骗自己的。
  “这酒葫芦自然是要带着的……”方逸拿过一个师傅经常背着的木箱,将竹简放进去之后,又把适才用过的酒葫芦放在了里面。
  倒不是方逸舍不得葫芦中的酒,而是这葫芦本身就很有纪念意义。
  因为从方逸记事起,这酒葫芦就和师父是形影不离,原本应该是黄色的葫芦,已经被老道士摩挲的变成了深棕色,屋外的阳光照在葫芦上面,隐隐显露出一丝流光溢彩。
  “这几串流珠也要带上,师父曾经说过‘静则神藏,躁则消亡’,这几件法器倒是可以修行的时候用……”
  收好葫芦之后,方逸的眼睛看向了师父床头所挂着的几串珠子,这些珠子有十二颗的手串有十八颗的手持也有八十一颗和一百零八颗的念珠,均是包浆浓厚,在老道士去世之后,方逸也时常把玩,所以色泽很是光亮,看上去像是带着一丝灵气。
  世人都以为手串或者念珠都出身佛教,其实不然,道教的修持也有用到念珠,不过道家通常称其为流珠。
  现如今佛道二门的关系,真正应了那句“世间好话佛说尽,天下名山僧占多”的谚语。

    可确实如此吗?事实上,恰恰相反,作为外来的宗教,佛教有很多东西都是从道门中袭取过去的,就像是修行所用的念珠,并不是佛教所创制的,在佛陀时代所制的律仪中并无念珠的记戴,反倒是在早期的道家典籍中多有念珠出现。
  白玉蟾真人《上清集》中记载,葛仙公“初炼丹时,常以念珠持於手中,每日坐丹炉边,常念玉帝全号一万遍。”,开启了道教念诵圣号法门的先河。
  道家的道珠十二颗代表十二雷门,二十四颗代表二十四气,二十八颗代表二十八星宿,三十二颗代表三十二天度人上帝,三十六课代表天罡生煞之数,八十一颗代表老君八十一化,也代表九九纯阳之气。
  道珠的一百零八颗,则是代表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不过老道士尤其喜爱八十一颗的道珠,他留给方逸的这些道珠中,八十一颗的有三串,其余的都只是仅有一串而已。
  对于师父的用意,方逸心中却是明白的,因为师父所授功法,就和这八十一颗道珠有关。
  《道法会元卷一七七·元素元辉府玉册》言:“凡出神,先当炼气习定,既气住为神。平坐面旺方,以手胗系鞋文脉,四动为一息,擎念珠,每一息掐一珠,各量人平常出入,渐渐加之,不要大段费力,恐不便。”
  而陈泥丸真人在《翠虚吟》亦云:“八十放九咽其一,聚气归脐为胎息;手持念珠数呼吸。”

  常人看到这两段话只以为是道经而已,但这却是实实在在的道家修行之法,方逸这十多年来打坐修行加持的时候,手中都是盘捻着一串道珠,师父留下的那些道珠,被他玩到今天也已经变得有些神光内敛了。
  在手腕上各戴了一串道珠,又取了一串八十一颗的挂在了脖子上,方逸将道珠放入到一个布袋里装好放到了箱子里,眼睛瞄到了桌子上所放的一个铜质的罗盘上。
方逸师父所传下来的东西,多半都是老道士加持了数十年的物件,原本普通的东西以道经加持了那么多年,也都是成了法器,按照老道士的说法,在他做风水先生的那几年,这个罗盘就是他的吃饭家伙。
  “师父,现如今世间清明,根本就没有法事要做,这东西我就给留下了啊……”
    方逸嘴里嘀咕了一句,将那罗盘拿在了手中,蹲下身体撬起了一块方砖,方砖下露出一个不大的小洞,方逸将罗盘放了进去,他虽然不带走,但这总归是师父传下来的物件,也不能被别人平白拿走的。
  “唉,连一个箱子竟然都装不满……”
  将罗盘收好之后,方逸看了一眼那个木箱,却是连一半都没装满,不由苦笑了一声,师父还真是大方,除了给自己留了张自画像之外,其余的全都是些破木头烂珠子。
  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师父的房间,方逸拿着箱子走了出去,不过他并没有回到院子里,而是拐入了左侧的那个房间,刚才收拾的是师父的遗物,现在方逸要拿的,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些东西还是都留在这里吧……”
  走进自己房间之后,方逸从床下取出了一个小箱子,看着里面放置的诸多用木头雕琢的小手枪小木马之类的物件,眼神不由变得柔和了起来,这些东西都是当年师父亲手给他雕琢的,伴随着方逸的整个童年。
  “哎?我说,这些玩意你还都留着啊?”
  窜进屋子的胖子看到那小箱子里的东西,不由大呼小叫起来,要知道,方逸小时候可是拿着那小木枪之类的玩意儿,从他手里换了不少零食吃的,只不过胖子没常性,玩了几天大多又给还给方逸了。
  “咦,这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
  伸手在箱子里乱翻的胖子,忽然发现了一个系着绳子的小挂坠,正待拿起来的时候,却是被方逸一把抢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别乱翻,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
  感受着掌心里那个骨质挂坠的温度,方逸的脸色和刚才有些不同,他眼中闪过一丝难言的神色,因为这挂坠对于他而言,实在是意义重大,这也是老道士捡到方逸的时候,他身上唯一的一个物件。
    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在道观门口发现方逸的时候,方逸浑身上下都是光溜溜的,甚至连个包裹身体的襁褓都没有。
  那时方逸身上唯一的一个东西,就是挂在他脖子上的这个吊坠,当时正被方逸含在嘴里往肚子里下吞咽着,憋的一张小脸通红,要是晚被老道士发现一会,指不定现在还有没有方逸这个人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