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4节

点击: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去卖艺吧?”方逸闻言苦起了脸,他身上的确有功夫,别的不说,之前那捉知了时显露出来的轻功,就不是假的。
  方逸从四岁的时候,就被老道士在腿上绑沙袋,然后在地面挖个十公分左右的坑,让他膝盖不能歪曲,直上直下的从坑里跳出来,随着年岁的增长,沙袋的重量和坑的深度,也在不断变化着。
  如此到了现在,两米多高的围墙,方逸基本都能一跃而过,只是他这十多年吃了多少苦,就无法对外人言道了,最起码胖子当时跟着学了一个星期,就哭爹喊娘满地打滚的做了逃兵。
  当然,每日里厮混在道观里的胖子也不是全无是处,跟着那老道士还是学到一点功夫的,当年才十五岁的他刚到部队新兵营的时候,就以一对三放倒了三个老兵,很是出了一番风头。
  
  不过胖子却是随了老道士的脾性,只愿意好吃懒做的他死活不肯去侦察连,而是选择了到团部当厨子,否则这会就是直接提干那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毕竟师里每年的大比武过后,都是有几个提干名额的。
  “车到山前必有路,跟着胖爷,还怕没口饭吃吗?”看到方逸愁眉苦脸的样子,胖子拍起了胸脯,大不了让老爹发句话,再跟着村子里的施工队去干活不就完了,总归是能混口饭吃的。
  “成,那我就先跟着你混着……”方逸无奈的点了点头,世界虽大,但是他这辈子除了认识山下的一些农户之外,能值得信任的也就是面前的胖子和那死去的师父了。
  “这就对了,方逸,收拾收拾,咱们今儿就下山……”
  胖子一拍巴掌跳了起来,左右看了一眼,嚷嚷道:“你这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干脆咱们这就走,回头到山下让我娘帮你改几件衣服,这道袍穿着太显眼了……”

  “别介啊,师父说了,距离我下山的日子还要三天呢,要是提前下了山,就会有血光之灾的……”方逸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从小就被自称是袁天罡一脉的老道士忽悠,对于师父的话,他还是信几分的。
  “哎,我说,这都什么社会了,你还那么封建迷信?”虽然从小也是在老道士熏陶下长大的,但胖子绝对是无鬼神论者,更不用提什么占卜问卦了,他是一点都不信。
  眼睛一转,胖子将手背到了身后,鼓捣了一会之后,抬起手腕说道:“今儿是七月六号,你师父说的时间是哪一天啊?”
  “四月二十六号,今儿不是才四月二十二号吗?”方逸伸过头去,看了一眼胖子手腕上的表,挠了挠头说道:“难道我哪一天睡过头了,忘记撕挂历了吗?”
  在这方山的道观上,现代化的东西是极其少见的,除了方逸的那个破收音机之外,再也没有一件使用电的物件,那挂历也是方逸用草药和山下农户换来的,每天都必须撕掉一张。
  “你那挂历能有我这个准?”胖子头扬的像个小公鸡一样,指着手腕上的表说道:“看到没,这是牌子货,西铁城牌的手表,带日历的,花了我七百多块钱呢……”
  
  虽然胖子没钱,但却是有一颗上进的心,为了买这块表用以缩短自己和城里人之间的区别,胖子偷偷在保安宿舍吃了一个月的白水煮挂面,如此才省下的这块手表钱。
  “还真是有月份和日期……”
  方逸盯着那手表看了一会,伸手从怀里掏了一块用鎏金链子相连的怀表看了一眼,说道:“我这表虽然能看时间,不过上面没日期,没你的那块好用……”
  “嗯?老道士把这表传你了?”
  看到方逸拿出来的怀表,胖子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开口说道:“方逸,你这玩意可是古董,拿到外面能卖不少钱的,回头咱们俩到城里去问问,说不定咱们哥儿俩就指望它发财呢……”
  胖子小时候就见过这块怀表,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在京城八大处一个道观挂单的时候,正值八国联军进京城,是一个闯入道观的洋鬼子送给他的。
  对于老道士的话,长大之后的方逸和胖子都深表怀疑,那些八国联军的洋鬼子们在进入京城之后,一个个都是眼睛发绿的在抢东西,谁能那么好心的送给老道一块金表?这块表十有八九是老道从那洋鬼子身上抢来的。
  “死胖子,你想都甭想……”
  胖子话声未落,就被方逸给打断了,将怀表塞入到口袋里之后,方逸说道:“这可是师父留下来的物件,就是饿死我也不会卖掉它的,你小子赶紧给我掐了这主意……”
  虽然平日里一口一个老道士喊着,但方逸心里对于师父,还是十分敬重的,别的且不说,就是这十多年来的养育之恩,就让方逸已然将老道当成了自己的父母亲人,所以方逸无论如何也不会卖掉老道传给自己的东西。
  “不卖就不卖,不就是一块破表吗?胖爷我还有别的办法……”
    胖子知道方逸对于老道的感情,当下也没再提这事,而是开口说道:“你收拾收拾东西,咱们今儿就下山,在我家里先住上一天,然后明天去金陵城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事情做……”

  “行,你等我一会,我把要带下山的东西归拢一下……”
  方逸想了一下之后,点头答应了下来,其实胖子之前把手背到身后拨动表弦的举动并没有逃过方逸的眼睛,只不过他也是少年心性,琢磨着就差那么几天,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那你抓紧点啊,三炮还在山下等我们呢,他说回头去水库炸些鱼去,晚上咱们有鱼汤喝……”胖子所说的三炮,也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以前没少和胖子一起在道观混吃混喝。
  因为三炮家里是做石料生意的,经常要放炮开山,再加上三炮排行老三,所以被起了这么个外号。
不过这外号也没冤枉了三炮,这小子也是个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的主,八九岁的时候就敢偷了家里的火药导火索和**用啤酒瓶子做成**去炸鱼,因为这事情,水库的护河员没少找三炮家的麻烦。

  “三炮也回来了?这小子一走也是好几年啊……”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他们三个小子几乎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到十五六岁,不过三炮和胖子一起去当兵了,山上又收不到信,是以方逸这几年一直都没有三炮的消息。
  “哼,那小子是想娶媳妇了,这才从部队退伍的,没出息的家伙……”
  胖子一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对于三炮是主动要求退伍这件事,他一直都耿耿于怀,要知道,当初胖子吃了团政委家的那只鸡之后,在连指导员的带领下,拎着好几只老母鸡去团政委家赔礼道歉,都没能求得原谅,退伍退的实在是有些灰溜溜的。
  “娶媳妇?”方逸单手在胸前做了个揖,摇头说道:“师父说了,女人是老虎,能吸取男人身上的阳刚之气,三炮没事那么早娶媳妇干什么啊?”
    “真有这说法?”胖子闻言一愣,对于那神神叨叨的老道士,他还是很忌惮的,这话要真是从老道口中说出来的,那真是有几分可信之处。
  “有,不过师父曾经传我房中之术,可以男女双修……”
  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从小在山中长大,不染一丝尘埃世俗之气,心思十分的纯净,所以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是很自然,没有丝毫难为情的样子。
  “哎,逸哥,我的亲哥啊,这双修之术,你……你可要传给我呀……”听到方逸的话,胖子激动的一身肥肉乱颤,这会别说叫哥了,就是给自己老爹再安上个亲生兄弟,让胖子叫方逸大爷,他都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