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节

点击: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啊……”听到胖子的话后,少年的脸色不由僵了一下,虽然随即又笑了起来,但是和他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胖子,还是看出了少年神态间的不自然。
    其实胖子没有说错,这个少年道士,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何月何日生的。
  因为少年在被师父抱养的时候,还身处襁褓之中,而他的师父虽然活了一把年岁,精通阴阳五行占卜相术,但却是从来没有生养过孩子,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当时的少年究竟是出生几个月。

  由于是在道观大门外捡来的,道观则是身处方山,老道士就让少年姓了方,而少年在被抱起的时候睡的十分香甜安逸,于是老道士就赐予了他单名一个逸,是为方逸。
  当然,老道士是死活不肯承认自己如此随便就给方逸起了姓名的,按照他的说法,姓方是希望少年能够为人方正,名逸则是希望少年长大后能超凡脱俗,卓而不群。
  当时的方逸,最多也就是两三个月大,老道士于是就将他抱到了山下,让同样刚出生不久的胖子他妈给方逸喂奶,只是那会的乡下十分的穷困,方逸只吃了三个月的奶之后,就被老道士抱回山上喂养米汤了。

  不过有这么一层渊源之后,方逸和胖子算是喝过一个妈的奶,天生就不自觉的亲近,从小感情十分的好,胖子他爹有时候进山采摘草药,就会将胖子扔在道观,两个小孩还真是挂着屁帘子一起长大的。

  “来,叫声逸哥,把后面那个儿字去掉啊……”
  将兔子架在了火坑上面之后,方逸坐在了师父的那张摇椅上,耸动了下鼻子,惬意的说道:“要是叫的好听,我就把那珍酿的猴儿酒拿出来给你尝尝,要是不情真意切,我可就自己享用了啊……”

  “猴儿酒?方逸,你竟然还藏有猴儿酒?”
  听到方逸的这番话,胖子却是直接站起了身子,那庞大的身躯冲着方逸就扑了过去,一脸悲愤的喊道:“三年前你就告诉我那酒没了,敢情是你小子给藏起来了啊?”

  “嘿,来硬的是吧?从小到大你哪次打赢我了?”
    别看胖子的体重足足有两百斤,但是在方逸面前,仍然是不够看的,也没见方逸如何动作,甚至连身体都没站起来,就将胖子的一只手别到了背后,疼的胖子连声呼痛起来。
  “逸哥,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深知方逸脾气的胖子,很努力的将他那张胖脸笑成了菊花状,开口说道:“以后你就是我哥,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说撵狗我绝不追鸡,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方逸松开了手,说道:“那猴儿酒是我这几年自己酿的,以前的酒早就没了,你小子再敢冤枉我,就这酒你也甭想喝了……”
  说到猴儿酒,这却是方逸和胖子还有他师父之间的一个秘密。

  在方逸七八岁的时候,周边的城市对于方山的开发还处于原始阶段,在道观的不远处生长着一个猴群,大约有五六十只猴子的样子,方逸几乎从小就是看着这些猴子长大的,是以猴群对他的警惕性也十分的低。
  方逸的师父害怕猴群伤害到方逸,极少让方逸去和猴群接触,可是七八岁的孩子一般都很顽劣,老道士一个没看住,方逸就偷偷的溜到了猴群所在的地方,和那些猴子嬉戏起来。
  老道士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是见到猴群并没有伤害方逸,也就不去过问了。
  可是有一天方逸去找猴子玩耍,却是深夜未归,担心不已的老道士强行闯入并驱散了猴群之后,发现那会才八九岁的方逸,晕倒在了一棵大树之下,而且居然满身酒气。
  老道士是清同治年间生人,已然是百岁开外的高龄,在这世上几乎就没有他没见过的事情,稍一思索就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个猴群竟然酿造有猴儿酒。

  所谓猴儿酒,指的是山中诸猴采百果于树洞之中,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贮藏越冬粮食,但若当季不缺越冬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过一洞百果,然后这一洞百果便逐渐发酵,而后酿成一洞百果酒。
    猴儿酒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猴子选择的空树用来存放百果,那必是能足够保证百果越冬不烂的树木,有几棵?还要空心,还要密封,所以猴儿酒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及的东西。
  此类野酿,实属机缘巧合,真正的猴儿酒价值千金不换,老道士一生走南闯北,也就只是在峨眉山上品尝过真正的猴儿酒,却是没想到竟然在方山上遇到了。
  在拎着方逸回返道观的时候,老道士的手中也多了一壶猴儿酒,他明白涸泽而渔的道理,所以只是取了一葫芦酒,然后就将树洞给掩盖住了。
  猴儿酒的度数不是很高,加上又是果酒,是以方逸和胖子时不时的就会去偷上一些喝,老道士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后来就连他喝的猴儿酒,也都是方逸偷取回来的。
  只是好景不长,随着山下城市的变革,方山这一片净土也受到了影响,原本栖居在这里的猴群,在五年之间就没了影踪,连带着那猴儿酒也是没有了,剩下的最后一点儿,也都被方逸的师父那老道士临死前倒进了肚子里。
  不过在师父去世的这几年里,方逸闲来无事,将那猴群遗弃的树洞又给利用了起来,每到果树成熟的时候,就会往里面扔上一些,这误打误撞之下,居然还真被他酿制出了口味差不多的猴儿酒。
  “嘿,自己酿的也行,逸哥,您坐着歇会,我先把这兔子给烤出来……”听到有猴儿酒,胖子顿时是一脸谄媚的笑容,就差没帮方逸去翘腿捶背了,屁颠屁颠的跑去屋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然是拿着油盐酱醋了。
  胖子从小就爱吃,虽然小时候各家都没有什么钱,但那会方山上的野物多啊,方逸负责下套抓,胖子就负责烤制,每次两人都吃的满口流油。

  不多一会,那只足有四五斤重的兔子就被烤熟了,一股肉香味充斥在整个后院之中,撕下了最肥的一条后腿,胖子将其递到了方逸的面前,一脸谄笑的说道:“您尝尝合不合口?要是合口的话,就把那猴儿酒给拿出来吧……”
  “等着,我去拿……”
  方逸也不嫌烫,撕下了一条兔肉塞进了嘴里,跳起身走进了房间,出来的时候,左手已然是拎着一个比巴掌略大一点的葫芦,那酒香味透过盖子已经是飘散了出来。
  
  “真是猴儿酒的味道……”胖子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一把将酒葫芦抢了过来,拔开葫芦盖对着嘴就喝了一口,那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顿时就眯缝了起来。
  “好酒,好酒啊……”
  胖子咂吧了下嘴,意犹未尽的还要再喝的时候,却是被方逸给抢过了酒葫芦,没好气的说道:“我三年就酿制出了这么一点,今儿每人三口,谁都别想多喝……”
酿酒必须要发酵,之前的猴群酿制的猴儿酒,不知道是经过多少年的发酵,才留下那么一点根底,而方逸却是重新酿制的,就这么一葫芦酒,也不知道耗费了他多少精力,自然舍不得让胖子多喝。
  “三口就三口……”
  胖子撕下半只兔子咬了一口,又将手向方逸伸了过去,含糊不清的说道:“胖爷我走南闯北也喝过不少好酒,那什么茅台五粮液比这猴儿酒,不知道差了多少倍……”
  “茅台?”方逸闻言说道:“你喝过茅台酒?师父说那可是一等一的好酒,那是什么味道啊?等我下山之后也要尝尝……”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