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古玩的世界--打眼

点击:
      金陵,地处华夏东部地区,长江下游,濒江近海。
  自古金陵就有“天下财富出于东南,而金陵为其会”的说法,有着6000多年文明史、近2600年建城史和近500年的建都史,是华夏四大古都之一,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称,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

  金陵多山,四周群山环抱,有紫金山、牛首山、幕府山、栖霞山、汤山、青龙山、黄龙山、祖堂山、云台山、老山、灵岩山、茅山等,另有富贵山、九华山、北极阁山、清凉山、狮子山、鸡笼山等聚散于市内,形成了山多水多丘陵多的地貌特征。

  而在这些名山之中,却是有一个极不起眼占地只有数平方公里的小山,名为方山,方山是一座不太高的平顶山,远望如一方印,古称印山,方山虽不高,但由于位于平原之上,仍不失巍峨挺拔。

  在方山那丛林茂密的深处,有一座很不起眼的道观,要不是正门处那有斧凿火烧痕迹书写着“上清宫”三个字的牌匾,恐怕就是三清老祖亲至,也看不出这是凡人给他供应香火的所在。

  虽然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可方山上虽然有一座道观,但却无仙可循,在那十年浩劫中道观曾经被焚毁过一次,后来又因为年久失修坍塌过一次,也就变得愈发破败不堪了。
  “唉,唉,怎么不响了啊?”
  一个十八九岁身穿道袍的男子,此刻正坐在道观前面的台阶上,用右手在拍着左掌上的一个收音机,只不过除了“嘶嘶”的电流声之外,那收音机却是再没有第二种声音发出来了。

  “无量那个天尊,我可是昨儿才换的电池,不会又要拿到城里去修吧?”
  少年道士没好气的念叨了一句,抬起手就想将那收音机给扔出去,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收音机给收了起来,毕竟这东西已经陪伴他足足有十年的时间了,那些孤寂的时光,倒是有一多半是靠着它才度过的。

  “呱噪,连你也欺负我啊?”
    听着身体上方那颗大树上不断传来的蝉鸣声,少年皱了下眉头,忽然身形一展,脚下一蹬,已然在那腰肢粗细的树干上连踩了三脚,待得身体将落的时候,又是在树杈上一拍,右臂有如长猿般伸展开来,手掌一抄,已然将那来不及飞走的知了抓在了掌心里。

  “嘿嘿,看你还叫不叫啊?”落到地上之后,少年摊开了手掌,看着掌心里的那个知了,脸上不由笑了起来,刚刚因为收音机坏掉而导致的不愉快也是烟消云散。
  “算了,放你走吧……”

  少年和那蝉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会话之后,一扬手掌,将那知了放飞了出去,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洒在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张剑眉星目异常英俊的脸庞。
  “别人家的道观叫做上清宫,你也叫上清宫,可此宫非彼宫,连饭都吃不上啊……”

  少年一回头,就看到了道观的牌匾,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观中所剩的最后一粒大米也都被他前天熬了粥,就是那稀的能当镜子照的粥,在三天之后也是空空如也,少年今儿已经是断了粮。

  和那些名山大川的上清宫相比,方山上的上清宫,无疑就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破屋三五间就敢叫做上清宫,十余年间香火全无,要不是靠着挖些草药毒蝎之类可入药的东西和山下农户换取些粮食,少年怕是早就饿死了。

  “无量那个天尊,师父规定的下山期限还有三天,难不成就这么饿死吗?”
  少年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看着山下远处的阵阵炊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不过戒于师律,犹豫了好一会,少年悻悻的又坐在了道观前面的石阶上。
  “那笨死的兔子,怎么就不再出现一次呀?”

  少年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画面,在前年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山下割收庄稼的原因,将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赶到了山上,慌不择路的一头撞死在了道观前,也让少年美餐了一顿。
    不过这守株待兔的情形,三年来也只出现了这一次,三年中每天少年都会在那大树下看一眼,但每次都是失望不已,笨死的兔子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只。
  “逸哥儿,你在不在,我来了……”

  正当少年道士饥肠辘辘,准备上山再捉些毒蝎的时候,山下的小径处突然传来一声喊,随着喊声,一个身影已然出现在了那不规则的石阶路上。
  这个身形有些肥硕,横向发展的身体,使得那山路小径显得愈发的狭窄起来,不过肥胖不代表笨拙,那人的身手还算矫健,一口气爬上了七八十米高的台阶,上来之后也就是微微喘着粗气。

  “嘿,胖子,你怎么现在才来?这一年多死哪去了,我可是想死你了呀……”看到来人之后,少年道士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言语间丝毫都没有出家人的顾忌。
  “少来,我看你是快饿死了,想我带点吃的上来吧……”

  那胖子走到近前才看的清楚,原来年龄也不是很大的样子,充其量也就是二十岁左右,一双眯缝着的小眼睛很有神,给人一种很精明的感觉,不过那丝精明在他笑起来之后,就变得一脸憨厚,再也看不出来了。

  “喏,我爸套的一只兔子……”胖子扬了扬自己的左手,开口说道:“别说哥们不义气,昨儿才回的家,今儿一早就给你送兔子过来了,哎,我说你干嘛呢?”
  胖子刚扬起自己的左手,就发现他拎着的那只兔子一下子就易主了,而且抢过兔子的少年还没等他的话说完,转身就往道观里跑,转瞬之间,胖子眼前就已经是没了人影。
  “这孩子,得饿成什么样了啊?”

  胖子一脸怜悯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小道士碍于师律,活动范围仅限于这方山方圆数平方公里之内,所需的生活用品都是和山下村子里的人交换的,这断粮是经常的事情。
    “哎,我说你这动作也忒快了点吧?”

  当胖子走进道观来到后院之后,才发现自己拎来的那只兔子,已经被少年开膛破肚剥去了皮,用一根大树枝横穿了起来,而地面上的那个浅坑里,木柴已然冒出了火苗。
  “哥哥我已经饿了三天了……”
  看着被火苗舔着的兔肉,少年道士忍不住舔了下自己的嘴唇,声音幽怨的说道:“胖子,你小子可不地道啊,这一出去就是一年多,哥哥我可是每日里都等着你上山送吃的啊……”
  “少来,没我你也饿不死……”

  对于少年的话,胖子是呲之以鼻,摇头说道:“胖爷我也当过兵的人,总不能做一辈子的农民吧?这次出山是打工去了,对了,我说你比我小,少在我面前充大,你要叫胖哥,懂不懂啊?”

  “切,谁说我比你小,你明明比我小三天出生的……”少年很认真的说道:“就是小一个时辰,我也是你哥,你要是不信回去问你那胖爹去……”
  两人虽然都已经十八九岁了,但显然对于谁大谁小的事情很是介怀,被那少年道士说急了眼,胖子脱口而出道:“少来,你连自己是哪天生的都不知道……”
“唉,我……我不是故意的,逸哥儿,我……我喊你哥还不行吗?”

  说出这句话后,胖子知道自己失言了,连忙举起了手,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少年,两人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自然知道对方的命门在什么地方。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