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蛊毒 第4节

点击:


我和衣睡了过去,又听到那个声音:萧关,萧关……

第二天黯然无恙,方口罐子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我带着方口罐子去找师父,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现师父已经不在家中,可能出门去了。

我找了个大黑书包,将方口罐子装了进去,将昨晚剩饭炒着吃了,剩下的没吃完装在铝制饭盒里面作为中饭,跳着跑着就去上学。

下午回到家中,还是没有师父的踪影。我洗米做饭,家中没有菜了,我口袋没有钱,就做了一缸酱油汤。

我搬了一条板凳,坐在门口,任凭初冬的寒风吹袭,等着师父归来一起吃饭。

师父没有回来,一直到半夜都没有回来。我感觉我世界要塌下去了,米缸快没米了,我一分钱都没有。我才发现,如果没有师父,我将什么也不是。

我回到了厨房里,米饭已经凉了,酱油水也冷了。我盛了半碗米饭,吃着吃着就开始流泪,吃到一半,给了自己一巴掌,告诉不要再流泪了……

忽然,一种刺耳的声音传来,是从书包那边传来。我将书包拿了起来,才感觉是方口罐子发出来的。

我心中高兴:难不成它在告诉我师父回来了。

我急忙跑了出去,刚在院子站稳,就感觉到更大的危险靠近,我本能往后面跳开,一辆红色车子几乎是贴着我的面门过去的。

好险。

随即,轰鸣声音传来,整个屋子都要塌下去。

房屋建在国道边,加上师父没有多少钱,当时用了土砖和木头,根本不经一撞,整个架子一跨,轰然倒坍了。

一辆红色大卡车直接撞破了房屋,一个醉醺醺的司机从里面滚了下来,脑袋全是血,下盘不稳,嘴里念叨着,来,来,再喝一杯。

我足足过了三秒钟才清醒过来,我每天睡觉和吃饭的地方,已经被大卡车给撞垮掉了。

这大卡车我见过,是折冰锐家里的。砖头完全垮掉了,已经不能再住人了。

我跑过去,无力大声喊道:“来人来人……”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就连一条叫唤的狗都没有。

很快,醉驾的司机被警察带走了,有人问了我的话。

但我知道这都没有用,即便知道是折家的车子,责任都是醉驾的司机身上。

就算马艳有意对付我们,我们也找不出半点办法。

师父说过,折冰锐这几天就会好的,还是下的蛊毒太轻了。

我忽然想起师父的话,要像一条毒蛇一样生长。

我不会再恳求任何人了。

我将黑书包包好,将两张破棉被挖了出来,又把厨房的半锅冷饭挖了出来,冷饭上面沾了泥巴灰尘,吹一吹还是可以吃的。将棉被在地上一滚,找了跟麻绳捆起来,背在身后,提着半锅米饭。

我艰难地穿过镇子,到了破庙,住了下来。整个夜晚,黑得恐怖,冷得透骨。

那天晚上,破庙的寒风吹来,我一夜没有睡觉,我要等天亮,我相信师父就会回来。

第二天一早,我就跑到家那个废墟坐着,等着师父,可师父没有回来。第三天,师父没有回来。陪伴我的只有那个方口罐子。我一直在和他对话,可是没有回应我。我将方口罐子抱得很紧,我知道,这是师父留给我的唯一财产。

第三天下午,半锅米饭已经被我吃光了。师傅是死了吗?还是不要我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等着师傅,等着那个养育了我的人……

这里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我要离开这里,去开始新的生活。

第4章蛊灵毒童子

我之所以下定决心离开,是经过三天的思索和等待,我知道师父不会再回来,留着小镇上,我会被人欺负死,尤其是折冰锐,尤其是她的老娘马艳,还有这一镇子无情之人。【】

我想了想,棉被虽然保暖,带在身上是个累赘,铁锅可以煮饭,没有粮食也没有办法。我不愿意丢掉,准备藏在神龛下面,要是找到师父一起回来,还可以用。

“喂,萧关。”我正做着最后的离开准备之际,忽然听到破庙外的叫喊声。我心中一暖,这个时候竟然有人叫我的名字:“蔡小圆。”等我走出来,才看清楚是她。

是蔡小圆,她穿着花色格子衣,扎着两个马尾辫,笑起来有两个酒窝。以前上学,我偷偷地往她饭盒里面放过毛毛虫,我以为她最讨厌我,没想到只有她一个人想着我。

蔡小圆呵责说,你已经三天没上学了。我道,我不上学了,我要离开这里。

蔡小圆愣了一下:“那你要去那个地方,你知道吗,你是不是感冒发烧了,生病了要去看医生。”

我摇摇头说,没有钱,也不知道哪里是哪?

蔡小圆道,那你有钱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

说完这些话,我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

蔡小圆拿出了十块钱,递给我,说道:“我只有这么多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说完这话,蔡小圆就走了。

我攥紧了钱,猛然发现,除了师父之外,这是第二个给我钱的人。

“喂,小圆。”我大声喊道。

“怎么了?”蔡小圆转过头看着我。我发现她眼睛已经红了。

“等我回来。”我大声喊道。

“好……那你快点回来。”蔡小圆愣了一下,说完后就跑走了。

一阵寒风吹来,蔡小圆变得小起来,直到我再也看不见了她俏丽的声影。我的泪水渐渐迷糊我的眼睛。

我告诉自己,好了,不要哭泣,该准备离开了。

我要去的地方自然在南方,我从师父的口中无数次听过“湘西”这个地名,还依稀听到“茶花峒”。

我想,师父很可能去了那里。或许去了哪里,可以学到我需要的东西,让我变得更强。

此刻,我的心特别平静。

我坐在破庙里,等衣服烤干。这几日连续挖出了一些衣服,洗了晾在破庙里。

等我要走了,偏偏还没有干。我在想,是不是因为离开了,衣服也舍不得呢。

等着等着,天慢慢地黑了。

一阵寒风吹来,我伸手在火堆上烤了一下。

“离火远点……”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

我冷不丁吃了一惊,四处看了四周,并没有看到声音的来源。我惊讶道:“你是谁?是谁在说话。”

“离火远点……”那声音再一次响起。随即传来是一股怪异的声音传来,是指甲摸着锋利桌面的声音。

而且就在我耳旁。我心跳得很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那东西就在我的背后,等我扭头看背后的时候,发现那东西又不见了。我往火堆边退了两步,一股肃杀的气息很快就散开了。

“带我走……带我走……”那个声音说道。

我又是四处摇晃脑袋,想看清楚还有什么东西。

平时听说过破庙不是一个干净的地方,住了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看到,怎么到了今天一下子出现。

“你是谁,为什么要我带你走?”我大声说道。

我握紧拳头,几乎大声喊了出来。

“带我走……”

我发现我半边身子都麻住了,脚步也无法动弹,那个声音不是来自于别的地方,而是从我的身体里面发出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