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蛊毒 第2节

点击:


我背着书包就往家里跑去,还没有到了家里,就听到吵杂的声音。

几十人正在围观,声音最大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儿子的鼻子被打没用了。”

“你儿子的鼻子值多少钱,我赔……”这是师傅的声音。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冷笑一声:“让那个野种出来!”

说话的女人水桶腰,一脸的雀斑,刺鼻的六神花露水,隐隐有些发福,穿金戴银,十分嚣张。

我听了这个声音,心中烧了一盆火,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肥女人,你全家才是野种!”

我一咬牙,直接撞向那个女子,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发誓要把这个肥女人撞倒在地。

女人膀大腰圆,加上手很长,没等我靠近,双手囫囵一转将我抓住。猛地用力推开我,我往后连退几步,站不稳身子,摔倒在地上。

“你骂谁谁是肥女人。”肥女人大声叫道,气得肺都要炸了。

“我骂猪!”我从地上一跳起来,随即应道。

肥女人脑袋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当即喝道:“老娘今天不收拾你们一双大小怪物,我就不是马艳。m,老娘什么不多,就是钱多,打死一个人不就是五十万吗?”说话的时候,手上的金镯子还在颤动。身后站在几个纹身汉子,扭动脖子,看样子是要动手打人了……

师父喝道,有本事对着我,你们大人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折冰锐从纹身汉子背后钻了出来,指着师父喊道:“妈妈,他是一只蜈蚣。”

我怒瞪了一眼折冰锐,咬牙切齿地喊道:“要不要我再给你一巴掌,你个怂蛋!小孩子打架,你把大人找来,算个屁。”

肥女人马艳道:“儿子,你等着……他们一家老小都是怪物,妈今天非要给你出气。”

师父强忍着怒火:“你……到底想怎么样……”

说这话,师父的全身都在发抖。

师父是一个男人,被一个破烂女人欺负,这口气,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面吞。

肥女人见师父语气变和缓,以为师父认怂了,呵呵笑了一下:“怕了吧。鼻子打碎了,你说怎么办?”

其实就是流点鼻血,距离打碎还很远!

师父有些无奈地说:“赔钱,你说多少钱我陪。【】”

女人笑着说:“我们折家少什么不少钱,我儿子最不喜欢就是蜈蚣,把你们家的蜈蚣烧掉,这样我就算了。”

钱,又是你妈b的钱,我心中又是火烧一盆。

有人议论起来,有说好话的,说老人家也不容易,靠着养蜈蚣买药赚钱,现在把蜈蚣给烧死了,还怎么过日子,有钱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师父是外来户,本地没有耕地,米粮都是买来的,要真是蜈蚣不能卖钱,那可真要断了粮。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古就是这样。

肥女人马艳转身对着人群吼道:“那个**要强出头,站出来给我瞧瞧。”众人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说话。

师父却笑了,烧蜈蚣是吧,好,我来烧。

师父的笑,让人不由地心底发冷!

二十分钟后,院子中间烧起了一团烈火,那些耗费心血养成的蜈蚣全部烧死了。

折冰锐并不解气地说,妈,我还要给萧关一巴掌。雀斑女人又放出话来,烧了蜈蚣不算数,还要再打一把掌。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看着折冰锐。

折冰锐仗着他老娘撑腰,并不觉得害怕,趾高气扬,别提多嚣张。

师父这时候说道:“你们折家牛逼,但不要逼人太盛,萧关的脸不是你们这些人可以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打他的脸,打了他的脸,你们都要死……”

师父生气起来的时候,很可怕。

我知道师父不会说假话,但是为什么说打了我的脸,他们都会死,这就奇怪了?

雀斑女人背后的几个纹身汉子走了上来,呵呵道:“本来蛮简单的事情,外乡人,你是找不自在,今天这事情解决不了,你还能呆下去吗,打脸就要死,真是笑话。”

师父冷笑一声,要不试一试!

师父和毒虫打交道,身上冒出了一股寒风,纹身汉子被师父盯着,心中都有些发怵。

“操,真像是一只蜈蚣。”汉子擦掉额头的汗滴,不由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但迈出去的步子退了回来。

只见雀斑女人走了上前说:“我马艳不是吃素的,我是吃人骨头长大,我倒看看能不能打!”

雀斑女人一巴掌扬起,却被师父的手抓住了。“不能打他的脸,打他你会死!”师父道。

纹身大汉见女母狗上去,一左一右,将师父的手给拉住了。

雀斑女人愣了一下:“神经病……”随即一巴掌,“啪”打在了师父的脸上,“啪”一巴掌打在师父的脸上。

声音清脆,围观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师父的嘴角流出了鲜血。

我“啊啊”大声地叫道,却被师父给喊住了。

师父一把年纪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脸,这种屈辱,我已经不能忍了。

我要冲过去,被师父给拦住了:“萧关,你给我记住了,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你记住了吗?”

我猛地点头,咬着牙齿,眼泪在眼珠子里面打转,怎么都没有流出来。

“冰锐,记住了吗?这就是世道,弱者被打,强者才能生存。”马艳又是两巴掌打在师父的脸上。

我咬着嘴唇,咬着嘴唇都流出血了。

马艳打得高兴,兴致一转,道:“去把小子给抓住。”两个纹身大汉松开师父,转身就来抓我。原本挨打的师父,猛地发力,托着疲惫的单腿,将两个大汉撞倒。

“噗呲……”两条毒蛇溜了出来……

“你们要是碰他就是死……”

这事情闹到了很晚,直到镇上的派出所来了几个人,才把事情解决,最后赔偿一千块钱,问题算是解决了。

折家在镇上坐大,都是横着走,十分钟就能来的警察花了五十分钟才赶来。

等他们一走,我找出了一块磨刀石,打了一盆清水,开始磨刀。今日的屈辱已经种下,不报仇我睡不着觉,我必须做点什么。

师父问道,你要去杀了他们?

我没有否认我的想法,我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个杀了。

师父一脚将清水踢翻了,将我提起来,拉着衣领就往里面走,一直走到毒蛇架子里面,指着它们问道,你觉得它们毒吗?

“当然毒了,这些毒蛇咬死人,是很容易的……那些人一样毒,毒妇、毒舌一样毒。”我大声说道。

师父又问,师父能不能收拾这些毒蛇?

我猛地点头说,当然可以。

师父又问,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回我答不上来了,这些东西说起来简单,师父有时喊两句,光靠说话的声音,好像很轻易就能对付他们。

我想了许久,终究想不出个所以然。

师父伸手敲打我的脑袋说,是这里,是这里,靠着智慧收拾它们……他们……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