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蛊毒

点击:
第1章难养的小孩

我师父是个奇人,养过很多毒虫。金环蛇、银环蛇、眼镜王蛇扁头风,还养过蝎子、剧毒癞蛤蟆一类,最奇葩还养过蜗牛和乌龟。最巅峰的时候,家中有一百四十七只蜗牛和十三只老乌龟。据说还养过蛊虫,可以杀人于无形。

不过师父讲,毒虫虽然难养,最难养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屁孩。

那个屁孩就是我。我叫萧关,生活在湖北省东南部的一个小镇上,距离省会武汉有一百三十公里。

我要讲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发生。

出生那年,就被父母抛弃了。其实也没什么,一个左手手臂上长了个黑色肉瘤的小孩,没有丢入水中溺死,已经是上苍对我的恩宠了。

我想,如果父母当时狠心,或许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

当时,我被丢在镇外的一个破庙里,庙里的神像已经剥落了色彩,那个破庙寂静无声,没有多少人来祭拜,或许是因为香火不灵,加之常有人家把孩子丢在这里。久而久之,原本香火鼎盛的庙宇,成为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一到深夜,甚至连喜欢觅食的野狗都不愿靠近。

我被丢弃在破庙,等待我的应该是死亡,被野狗吃掉。我一直在哭,有时候又在睡觉,野狗也来看了几回,似乎对于这样的孩子没有什么兴趣。

直到两天后,一个跛足老头子出现在破庙里。后来这个老头子成为了我的师父。

师父说当时本想在破庙睡一晚上,忽然被我的哭声给闹醒,慌忙之中查看,正好一束月光从破庙的屋顶照射下来,月光正落在我左手上面。

师父的身子一抖,瞳孔一缩,被我的左手给吸引住了。

“先天之虫,岂能屈死。小子,我带你走。“师父将我抱了起来,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从他的眼中流出了眼泪,浑浊的眼睛也变得明亮起来。

原本流浪的师父,在镇上住了下来,花钱在镇子的外围荒凉处,盖了一间屋子,一住就是很多年。师父为了喂养我,没少恳求奶水充足的女人,而我那个黑色的肉瘤吓得女人们花容失色。后来,老头子养了一头羊,靠着羊奶将我养大。

就这样,我活了下来。

之后,有几次的早上,师父打开院门,总能捡到一个大包裹,里面包好了虎头鞋,包好了小棉袄,口袋里面还能翻出一些皱巴巴的人民币。

师父叹气道:“不要都不要了,还送什么东西来,没有人会原谅你们的。”

镇子并不大,师父养了一个毒瘤男孩,早已传遍了小镇,当然也包括了我那一对可怜的亲生父母。于是,到了半夜,送些东西借以宽慰他们的愧疚。

师父并不是一个善于原谅犯错的人,他将虎头鞋,棉袄全部丢在大马路上,连带着那几张皱巴巴的钞票,也飞在阳光之中。

师父转身回来,一边看着我,一边喂养刚养出一批蜈蚣。

据师父说,在我三岁之前,起码有十多次差点发高烧死掉。其中有一次,师父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以为我就要没了的时候,可是我偏偏活了过来,那种大喜大悲的情感他老人家是受不了。

我心想,三岁也就是三十六个月,也就是差不多每三个月,师父就要担心我会死掉。

我笑着道,等你死了,我守在你坟墓边,守你三年,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守着三年,师父,你知道,我爱你?

师父总说,好了,小王八蛋,你踩着蜈蚣了。

到了三岁的时候,师父制作了一种奇怪的药水,将我的左手放在水中浸泡了几次,那个黑色的肉瘤竟然脱落下来,肉瘤落下来的时候,似乎还能感觉里面有东西在动弹。

因此,我生了重病一样,躺在床上,一连烧了很多天,师父采了不少车前子煮成汤,喂我喝了几次,又在左手手臂上,涂上一种奇怪的黄油。那一次之后,我便很少生病,只是偶尔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而师父将肉瘤装进一个方口的罐子,用三层油纸裹住,捆上了红色的绳子,绕上了几根黑色铁丝,嘴中念叨了奇怪的词语,念完之后,师父的脸色白得难看,好像要死了一样。

我看着师父说,师父,你的脸好白。

“萧关,若有性命之虞,将罐子挖出来,可以救你一命……”师父说着话,看着一脸无知的我,哀叹数声,似乎对未来的命运表示担忧。

那一年,我根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晚之后,师父将方口罐子埋在了后院,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了,好像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样子过了很多年,我几乎忘记了这件事情。

到了五岁,我开始上小学,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我的手臂再也看不见肉瘤的踪影。我开始长个子,样貌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到了夏天,再也不用穿黑色的长袖,也可以穿着小背心四处乱跑。

开始喜欢同桌的她,开始调皮捣蛋,开始偷果园里的桔子……

五年级的秋天,我和镇上黑社会老大的儿子折冰锐打了一架,我给他一巴掌,还将他脑袋抓住,撞在墙上,就跟师父教训不听话的毒蛇一样。

原因很简单,是因为折冰锐当着全班的人面前,骂我是野种,还说我师父是一只蜈蚣。

就冲这一句话,我冲过去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很响,整个教室都能听得到。

打了一巴掌之后,我本已出了气,如果折冰锐不再说话,我也不会撞他脑袋的话。

那知道折冰锐叫道,我要让我爸打死你,让我爸打死你师父。

我想起师父教训不听话毒蛇的情景,将折冰锐脑袋抓起来,猛地撞在白色墙面上。这一撞,折冰锐的鼻子撞在墙上,白色的墙面被染红了。

折冰锐是个怂蛋,被我一撞,就撞破了鼻子,流了一脸的鼻血,随即“哇哇”大声哭了起来。

真是个怂蛋。

折冰锐的几个小跟班被我镇住,愣了一会要把我围住。我金刚怒目,喝道,给我滚开。

没一个人拦着我。

我捡起书包铁马金戈般地离开了教室。

留着哇哇大哭的折冰锐,捂着鼻子抹了一脸的血。

背着书包跑出教室,我一溜烟就出了校门。我又不想回家,学校不能呆,跟条野狗一样晃荡,最后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那个破庙。

破庙倒了好几面墙,斑驳绿影,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破庙门口徘徊了一会,我总感觉到一双红色的眼睛看着我,是一个湿漉漉的小孩,全身沾满了水滴。

我想,破庙素来没有人来,怎么会有红色的眼睛看着我,怎么会有一个湿漉漉的小孩,难不成是一个和我一样闯祸的小孩,躲在这里。

好奇心升起,我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别跑,我们一起玩,我大声喊道。红眼睛小孩跑了,我也跟着追了进去。

我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这里面竟然连一只虫子都没有,忽然从脚底下生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不好,有什么东西在拉着我的脚,幽幽的寒风吹过,从来没有感受到秋天这么寒冷。

我身子在风中摇摆,终于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在迷迷糊糊之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上爬动,一双红色的眼珠子紧紧地盯着我,嘴里面哈着冷气,一双眼珠子死死地看着我,红通通的,布满了血丝……

我心想,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第2章师父下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天色已经变暗,黄昏降临。夕光从破庙上空照下来,刺着我的眼睛。我从地上挣扎站了起来,发现身边死了几只蜈蚣。我竟安然无恙,红眼睛男孩已经不见踪影。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