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走阴师 第4节

点击:

贾道士拿着那驱邪剑,一会儿砍,一会儿刺的,还被说,他那舞剑的动作,还真是像极了跳广场舞的大妈。

对于贾道士的表演,村民们那是啧啧称奇,说什么大师就是大师,出手果然不凡什么的。不过,在我看来,与其看这贾道士表演,还不如去广场上看大妈们跳广场舞,那音乐,那舞姿,无论是从艺术性上,还是从观赏性上,都能甩这贾道士好几条街。

在完成了那一番让人拍案叫绝的表演之后,贾道士突然用他的驱邪剑,挑起了一张纸钱,在燃着的烛上点燃了。在点燃了之后,他把那燃着的纸钱,放进了一个装着白酒的碗里。

白酒本来就是可以燃的,所以那燃着火的纸钱一进去,那酒碗里立马就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

就在那酒碗燃起火焰之后,贾道士这骗子也不怕烫,直接就把那碗给端了起来。在端起那碗之后,他便开始对着那碗碎碎念起来了。他念的是个什么经,说句实话,我没有听太明白。不过,在他念完了之后,他居然“呸”地对着那酒碗吐了一口,一团绿呼呼的浓痰,被他吐进了那酒碗里。

“这是驱邪汤,你把它一口喝下,那女鬼就上不了你的身了。”贾道士微笑着把那酒碗递了过来,对着我说道。

这孙子刚吐了一口浓痰进去,居然还让我一口喝了,我能喝吗?我光是看着,胃里都已经翻江倒海,快要吐了。

“我不喝,要喝你自己喝!”我一把将那贾道士推开了,我这么一推,那酒碗便“哐”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碗里的驱邪汤,自然也是洒在地上了。

“你不喝驱邪汤,还把它毁了,那女鬼还要来找你,没人救得了你了!”贾道士大概是觉得我没有给他面子,因此在说完这话之后,立马就很愤怒地拂袖而去了。

“赵寅,贾大师不会害你的,他叫你喝你就喝嘛!我这就去把他请回来,喊他重新给你弄一碗。”大爷爷说着,就准备重新去请那贾道士。

“骗子的话你们也信,你们要想喝,就自己去喝,我没那么恶心,我喝不下去!”在甩下这么一句话之后,我便上楼了。

楼下的那些村民们,在跟我爸妈说了些女鬼上身很严重,让他们好好劝劝我什么的之后,也就散了。

村民们散了,这出闹剧,也算是暂时落下帷幕了。不过,一想起给那贾道士的1000个大洋,我这心里就疼啊!

接下来的两天,没有再发生什么怪事,就在我以为谢三婆搞出来的这出闹剧已经彻底落幕的了的时候。这天晚上,我又听到了谢三婆的哭丧声。

“老黑哟!老黑呀!你死得好惨哟!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边,你要我怎么过哟!我要姓赵的给你抵命,我要他们一家人,都不得好过……”

谢三婆这丧哭得越来越恶毒,就为了这么一只狗,有必要吗?

谢三婆这次哭丧的声音,好像是从我家后门那里传来的。其实我隐约能感觉到,谢三婆无缘无故地跑来哭丧,肯定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但是,谢三婆这事儿毕竟是我惹出来的,所以我必须得去把这事给处理好了,我不能把这烂摊子留给我爸妈。

因为上次被敲过一闷棒,所以这次在从后门走出去之后,我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的情况。

谢三婆那哭丧声,最开始明明就是从后门这里传来的,不过现在,那声音飘得有些远了,像是从大竹林那边传过来的一样。

我跟着那声音,一直走到了大竹林那里。

大竹林这儿有不少老坟,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借着那微弱的月光,看着这一个个坟包,我这背脊,还是有那么一些阴森森的。

就在这时候,我左前方十米开外那个坟包那里,居然冒起了白烟。在那白烟弥漫开来之后,便有唱戏的声音从那里传了过来。

一个穿着红色戏服的,若隐若现的女人,出现在了那里。她的身段看上去很不错,那唱腔也算得上是一流。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这唱戏的,真的是女鬼?

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就算是有鬼,那也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我迈着步子,小心翼翼地向着那穿着红色戏服的女人走了过去。每走一步,我的心,就会砰砰的跳一下。

虽然我不相信有鬼,但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要是说不害怕,那真的是忽悠人的。

我走进了那白烟之中,此时我离那穿红色戏服的女人最多还有两三米的距离。就在这时候,她突然转过了头。

她那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漏着的部分,是那种惨白惨白的,嘴则是血红血红的。她的样子,看上去确实和电影里的女鬼是有那么一些神似,可是我总觉得她不是个女鬼,她是人装的。

我想开口问那女人她到底是谁,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我的脑袋突然就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了,然后,我再一次晕倒在了地上。这一次,我可以肯定,没有人在背后敲我。至于我为什么会突然晕倒,这个,我真的不清楚。

醒来的时候,我再一次出现在了鬼庙里,而且我的身上,居然还是穿着上次的那一身红色的戏服。当然,鬼庙里除了我,还有我爸妈,还有一大群看热闹的村民。

“我就说他是遭女鬼上身了,他还不信。他上次不喝贾大师的驱邪汤,这下好了,他不仅害了自己,还把张二娃也给害了。我看你们要是不想下办法,恐怕我们整个白马村都要跟着倒霉哟!”我这边刚一睁开眼睛,谢三婆就冷嘲热讽地来了这么一句。

“妈,张二娃是怎么一回事?”我对着我妈问道。

“昨晚上你被女鬼上了身,跑到了张二娃家里,把他吓着了,现在他都还昏睡着的,还没醒来。”我妈说。

我妈话一说完,我立马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妈都说张二娃是被我吓着的了,那么村里的人,肯定都得把这事儿算在我身上啊!

虽然我很清楚,张二娃就算是被什么东西给吓着了,那也绝对不是被我吓到的。但是,我现在要想辩解,恐怕连我妈都不会信,更别说村民们了。

“妈,我想去看看张二娃。”我说。要不亲自去看一眼,我是不会放心的。

在换好了衣服之后,我和爸妈,还有村民们一起去了张二娃家里。我们到的时候,张二娃刚好醒了过来,不过他的眼神有些呆滞,看上去真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鬼!鬼!”一看到我,张二娃立马就尖叫了起来,然后就开始往被窝里钻。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对张二娃说话,就被村民们从他屋里给架出来了。

“赵大强,赵寅被女鬼上身的事情,现在是越来越严重了,我看你们还是去多说几句好话,把贾大师请回来吧!要不然像这么闹下去,我们整个白马村,恐怕都要死在赵寅手里哟!”大爷爷这话说得很重。他本来就是相信鬼神的人,就凭这几天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别说他了,就算是我爸妈,估计都认为我肯定是被女鬼上身了。

现在,整个村里,只有我自己心里最清楚,我是被人陷害了,而那个陷害我的人,多半就是谢三婆。

要想还自己一个清白,我必须得把谢三婆搞的这些鬼把戏全都拆穿。要知道张二娃可是张家的独苗,他之所以叫二娃,是因为他有一个姐姐。在农村地区,是很讲究传宗接代的,要是张二娃真的是被我吓傻了,张家的人,绝对是不会饶过我们赵家的。

第5章:纸人唱戏

因为那贾大师第一次被我给得罪了,所以我爸妈去请了好多次,都没能把他给请来。最后,在我大爷爷出面说了好大一堆好话,还许诺给予重酬之后,那贾大师,终于是答应来看看。不过,贾大师的谱有点儿大,还自称是个大忙人,说要三天之后,他才有空,那时他才会来我家。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