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走阴师 第3节

点击:


“哭丧?哪里有哭丧的声音哟?我没听到,是不是你做噩梦了哟?”我妈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她也在外面找了找,没有找到谢三婆。

第3章:红色戏服

因为我和我妈都没有找到谢三婆,所以我只能回楼上睡觉去了。可是,这一次我刚一睡着,又听到了那哭丧的声音。

这谢三婆,看来真是没完没了了。因为那谢三婆是在大门那里哭丧的,为了避免她再次逃跑,我便没有走大门,而是从灶房门出去的。我沿着后檐沟,悄悄地绕到了大门那里,就在我离大门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我看到了大门那里有个人影。

“谢三婆,你在哭啥子?你屋头男人死了吗?哭这么伤心!”我一边吼着,一边向着那人影追了过去。

我刚追了两步,后脑勺立马就传来了嗡的一声,感觉好像是有人在我的身后,对着我来了那么一棒子,把我打晕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些什么,在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我妈好像在叫我。

“幺儿!幺儿!”

听到我妈的叫声,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

我居然是躺在一间破庙里的,这庙我知道,离我们村有好几里远,附近没有人家,是个鬼庙。在传说中,这个鬼庙经常闹鬼。

让我懵的不仅仅是因为我躺在鬼庙里,而是因为我的身上,现在居然是穿的一身红色的戏服,甚至我的头顶上,还带着凤冠。

现场除了我妈,还有别的村民,当然,谢三婆那个死老太婆,也在村民中间。看她此时的样子很开心,好像她就是跑来看热闹的一样。

“赵寅,你知不知道昨晚是怎么一回事?”大爷爷冷不丁地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昨天听到谢三婆在我家大门口哭丧,我就起床出来找她,结果我刚沿着后檐沟绕到前门,脑壳就挨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就晕过去了。”我说。

“哪个遭天打雷劈的昨天才到你屋头去哭丧了哟!你明明就是做了亏心事,遭女鬼上了身,在这里信口胡说栽污我老太婆!昨天要是我老太婆要是在你屋头哭丧,你爸妈应该听得到啊!为什么你爸妈没说,就你在说,我看你就是被女鬼上了身,搞得都有些神志不清了哟!”谢三婆说。

“赵大强,昨晚你听到谢三婆在你们屋门口哭丧没有?”大爷爷打断了谢三婆的话,对着我爸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我爸向来是个老实人,没听到他就会说没听到,看来昨晚谢三婆哭丧,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的。毕竟,昨天第一次听到那哭丧声的时候,我妈说她没听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莫非我是真的出现幻听了?但是,就算出现幻听,那也应该只会出现一次啊?为什么会出现两次了?更让我想不通的是,就算出现幻听,那昨晚我脑袋被敲,然后穿成现在这幅摸样,跑到这鬼庙来躺着,又该怎么解释呢?

“赵寅,你可能真的是被女鬼上身了。昨天半夜,我们听到有唱戏的声音,那声音阴森得很,把整个村的人都闹醒了。大家起来,顺着那声音找去,在大竹林那里看到有个穿红色戏服的人。就在大家发现那人的时候,那人像是发现了我们,立马就飞快地跑了起来。我们大家跟在那人的身后,一路追到了这里,鬼庙里隐隐传出了阴森的唱戏声。鬼庙一直都有闹鬼的传闻,所以大家当时都没敢进来,就在外面守了大半夜。后来,那唱戏声没了,大家还是不敢进庙。等到天亮了,太阳出来了之后,我们才敢进来,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你。从你身上穿的这身红色戏服来看,昨晚那个唱戏的人,很可能就是你。”大爷爷说。

村民们都说我是被女鬼上了身,我想反驳,可是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因此呢,我也就懒得反驳了。

在回到家之后,大爷爷就跟我爸妈商量,说去请个道士什么的来看一看。对于道士这种装神弄鬼的神棍,我肯定是不相信的,而且我坚信自己不是被鬼上了身,至于为什么我会穿着戏服躺在那鬼庙里,我敢肯定,这绝对是遭人陷害的。

陷害我的人,我也知道是谁,那人多半就是谢三婆。

我不信鬼神,不代表我爸妈不信,毕竟,我爸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因此对于鬼神之说,他们还是比较相信的。

再加上,昨晚的那一出,虽然没有出什么事儿,但是这大半夜的有个穿着红色戏服的人在村子里唱戏,再怎么说,还是把整个村子,闹得有些人心惶惶的了。

村里的村民,跟我爸妈一样,对于鬼神之说,都是比较信奉的。因此呢,不管是为了安我爸妈的心,还是安村民们的心,这道士,还真是非请不可的。

在农村请道士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几百块钱差不多就够了,抱着破财免灾的想法,我爸妈同意了大爷爷请道士的建议。

因为我这次是被女鬼上身了,在村民们看来,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所以呢,请道士的时候,在大爷爷的张罗下,我们这十里八乡最有名的贾道士被请来了。

因为贾道士的名头是最大的,所以收费什么的,他自然也是十里八乡的道士里面,收得最贵的。光是上门费,他都要1000块,至于做法事什么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还得另算。

贾道士来的时候,他身上的那一身行头,看上去还是有那么一些像模像样的。

一看到我,贾道士就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用那种异样的眼神把我全身上下给打量了一番。贾道士那眼神很奇怪,反正经他那么一看,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印堂没有发黑,难办啊难办!”贾道士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么来了一句。

别的道士骗人,不都是说什么印堂发黑吗?这贾道士倒是新鲜,居然我这印堂没有发黑,也难办了。

“怎么个难办啊?”我最烦的就是这种坑蒙拐骗的家伙了,所以在贾道士说完了那话之后,我立马就用那种很不客气的语气,对着他来了这么一句。

贾道士大概是见我语气有些不善,便很不可思议地对着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迈着步子准备走了。

这时候,大爷爷站了出来,赶紧拉住了贾道士,对他说:“贾大师,你既然来都来了,还是把事情处理了再走啊!年轻人不会说话,你不要往心里去。”

大爷爷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我爸使起了眼神。我爸明白了大爷爷的意思,赶紧把提前准备好的红包拿了出来,塞给了贾道士。那个红包里面,可装了一千个现大洋啊!那可是我一个星期的工资啊!就这么就拿给这骗子道士了,你说我这心,能不疼吗?

红包刚一塞进贾道士的手里,那个贾道士的脸,立马就由阴转晴了。

“上赵寅身的那只女鬼,不是一般的女鬼,那女鬼是在鬼庙里修炼了好几十年的厉鬼,她是民国时期一个草台班子的当家花旦,后来因为受了侮辱,上吊自杀了,所以怨气极重。贫道我虽然有些本事,但是也没法保证能把那女鬼给除了。不过,看在大家乡里乡亲的面上,我就勉为其难地试一下。”这贾道士,明明就是看在钱的份儿上,还什么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鬼才信他说的这些鬼话。

收了钱的贾道士,立马就拿出了家伙,开始在那里开坛做法了。

第4章:女鬼上身

他先是恭恭敬敬地上了一炷香,说那是什么请神香,还叽里咕噜的念了一大堆请太上老君下凡之类的屁话。

在念完这一通屁话之后,他就拿起了那把据他吹嘘是什么千年桃木制成的驱邪剑在那里手舞足蹈了起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