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走阴师 第2节

点击:


谢三婆消停了,村民们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我和爸妈也都被那谢三婆给折腾累了,因此在她没有再折腾之后,我们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当天晚上,谢三婆没有再装怪,我家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情况。

虽然谢三婆消停了一个晚上,第二个白天也还算是比较安静,甚至我爸直接挖了个坑,把那狗和狗棺材给埋了,谢三婆也没有发表什么不满的意见。

但是,我相信只要她还待在我家里,那肯定就是会出幺蛾子的。

果然,2号这天晚上,大概十一点过,我上完厕所回屋的时候,路过谢三婆住的那间屋子,听到屋里有些奇怪的声音。

我很好奇那谢三婆在搞什么,于是就侧着耳朵在那里听。

“扎死你个小王八蛋,扎死你个龟孙子,把你们一家通通扎死,扎死你们这家臭不要脸的!”听谢三婆这语气,她好像是在咒骂着什么。

我家本就很穷,加上爸妈又供我读大学,我也是才毕业,所以呢,我家还是住的以前那土墙房子。这土墙房子有个特点,那就是在时间久了之后,这门框旁边,一般会有些裂缝。那裂缝有的大,有的小,但是,只要你把眼睛贴上去,就能看到屋内的情况。

谢三婆的咒骂,引起了我的注意。因此,在她骂得正欢的时候,我把眼睛对准了那门缝。

屋里没有开灯,但窗外的月光能映一些进去,所以屋内的情形,我还是勉强能够看清楚的。谢三婆一手拿着小纸人,一手拿着针,她一边把那针往小纸人身上扎,一边在那里咒骂。

谢三婆这是在扎纸人吗?要是她在那里扎纸人,那纸人肯定就是我和我爸妈啊!住在我家里,还对我和我的家人扎纸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谢三婆消停了一天,但我还是看不惯她,早就想赶她出去了,她居然还敢在我家里扎纸人,我要是还能忍,她早晚得把那针往真人身上扎。

我好歹也是读过大学的,因此扎纸人这种东西,我是不会相信它能给人带来什么伤害的。不过,在我们村这样的农村地区,这扎纸人那就是在害命啊!虽然扎纸人是要不了被扎者的性命的,但是那扎纸人的人,在决定扎的时候,完全可以说她已经是动了杀心了。

谢三婆对着我们一家人扎纸人,那就是说,她是对我们一家人起了杀心,我就算是再傻逼,也不可能允许一个对我家人起了杀心的老太婆住在自己家里啊!

不是我腹黑,而是像谢三婆这样的老太婆,要是狠起来,那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所以呢,对于这样的老太婆,我还是觉得让她离我的家人远一点儿比较好。

要想成功地把谢三婆赶出我家,我得让村民们都知道,谢三婆在对我家扎小纸人。

我悄悄地摸出了手机,现在光线有些暗,用手机不一定能拍清楚,但是,至少谢三婆咒骂的声音,那是录得下来的。只要有那声音做凭证,谢三婆就算想耍赖,那也是赖不掉的。

谢三婆在屋里一边扎,一边咒骂,听她那声音,她好像骂得停痛快的。当然,我在外面拍得也是挺满意的。

就在我把手机揣回兜里的时候,谢三婆好像是发现了我,她突然一把将门给打开了。

在打开了门之后,谢三婆居然自己在那里抓扯起自己的衣服来了。哗啦一声,谢三婆居然把她身上穿着的那件睡衣给撕烂了。

“赵寅你个禽兽,你饥渴得连我老太婆都不放过哟!我老太婆都是快入土的人了哟!我这一辈子的清白,就毁在你的手上了哟!”谢三婆居然跟我玩这招?

这老太婆,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就她这样子,我能对她产生兴趣?

谢三婆这么一闹,不仅把我爸妈给闹醒了,也把隔壁邻居们给闹醒了。其实,闹醒了更好,我就是故意让她把大家都闹醒的。

把大家都闹醒了,谢三婆这事儿,才好彻底做一个了断嘛!

在谢三婆闹的时候,我跑去大大方方地把我家的大门给打开了,我就是要让村民们好好地看看,看看谢三婆这副嘴脸。

大家都到齐了之后,在那里又哭又啼的谢三婆突然一巴掌扇到了我的脸上。打了我这么一巴掌之后,谢三婆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从她那愤怒的眼神,还有那被扯烂的衣服,加上她之前那把村民们引来的叫喊声,村民们不难看出,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赵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话的是大爷爷。我们村,不管是谁和谁起了纷争,只要是在需要公证人的时候,大爷爷都会主动站出来。

“我起来上厕所,在路过谢三婆住的那屋子的时候,听到她在咒骂,于是我就通过门缝往里面看了一下,看到她在屋里对着我全家扎纸人。”在说完这话之后,我立马就拿出了手机,把刚才录下来得视频放了出来。

有句俗话说得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在看了我录的视频之后,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大家伙儿的心里,应该是清楚了。

“谢三婆,赵大强收留你在他们屋头住,你还对他们一家人扎纸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哟!扎纸人这个事情,你恐怕还是得给赵家一个说法哟!”大爷爷这一次,终于是说了句公正话了。

“他们弄死了我的老黑,我对他们扎纸人,那是他们活该!”谢三婆在说完这话之后,居然直接站起来,大摇大摆地出门了。

我看得出来,谢三婆这下是觉得自己没脸再待在我家里了,因此就灰溜溜地走了。

本来,我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没有找谢三婆的麻烦了,但是谢三婆,似乎没有就此算了的意思。

这天晚上,我都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谢三婆那哭丧声,居然又从我家的大门口传了进来。

“老黑哟!老黑哎!你死得好惨哟!那个砍脑壳的哟,你害死了我家老黑,是要遭报应的哟!”

谢三婆哭丧的词儿就那么几句,她就在那里翻来覆去的念,不过,她在哭的时候,那声音还真是悲痛欲绝的。

就为了一条破狗,谢三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跑到我家里来闹,我要是再不发点狠,她或许还真以为我家都是包子,可以随便欺凌。

我怒气冲冲的下了楼,打开了门。本来我以为谢三婆还在大门口的,但是在打开门之后,我才发现,我家大门口什么都没有。

刚才我明明听到了谢三婆哭丧的声音,怎么我一打开门,就什么都没有了呢?

我想着可能是谢三婆看到我开门了,知道我是来找她算账的,所以在我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就跑了。

我在大门附近找了找,没发现谢三婆的踪影,于是我就回到了屋里,把大门给关上了。不过,在关上大门之后,我并没有上楼睡觉,而是把耳朵贴在了大门上,在听门外面的动静,看谢三婆会不会再次回来捣乱。

就在我侧着耳朵仔细捕捉着屋外的动静的时候,突然有只手,在我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谁?”因为那一拍太突然了,加上我毫无准备,所以我差点儿被吓得蹲在了地上。

“你妈。”在听到这声音之后,我才回过神来,原来还真的是我妈。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门这里干站着干吗?也不怕冻感冒了?”我妈大概是觉得我这行为有些奇怪,因此问了我一句。

“我刚才在睡觉的时候,听到了谢三婆在我们屋门口哭丧的声音,所以我就起床来看了一下,但是我开门之后,没有看到谢三婆,因此就关了门在这里听一下,看她会不会再回来。”我说。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