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走阴师

点击:
第1章:夜里的哭丧声

前阵子,我不小心砸死了一条黑狗,我赔钱给狗主人谢三婆,结果她不要,非要我给狗披麻戴孝,守孝三年,碰到这种事情,我当然不愿意了,于是没再搭理她。

可就在那天晚上,接近十二点的时候,我刚迷迷糊糊的睡着,便听到屋外传来了奇怪的声音。那声音鬼哭狼嚎似的,好像是哭丧的声音,我竖起耳朵听了一下,那声音是谢三婆的。

“老黑呀老黑!你就这么就丢下我走了哟!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边,以后的日子,我怎么过哟……”

谢三婆这丧哭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死了男人呢!

谢三婆像这样在我家门口哭丧,这事儿说出去终归不是太好,因此我赶紧穿起衣服气来了。在我走到堂屋的时候,我发现我爸妈也起来了。

我咯吱一声打开了堂屋的门,发现谢三婆不仅是在我家大门口哭丧,还弄了口小棺材摆在那里,那棺材里自然就是那黑狗了。

棺材这东西,在农村一般有老人的家里都准备得有,可是,像谢三婆这样,给狗也把棺材准备好了的,那还真是很罕见的。

不仅有棺材,什么长明灯,香蜡纸烛什么的,凡是做丧事该有的东西,谢三婆还都是弄齐了的。

“谢三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这样子搞,那可就有些过分了啊!”我爸一看到这场面,脸色立马就变得很难看了起来。

“赵寅要不给我家老黑磕头认罪,不给它披麻戴孝,不给它守孝三年,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谢三婆在丢下这句狠话之后继续在那里哭起丧来了。

“你走不走?”我爸说着,一把将那棺材给推翻在了地上。

谢三婆冷冷地对着我们笑了笑,她现在可是戴着孝帕的,一个老太婆,为一条狗戴孝帕,而且还那么阴森森地笑着,这难免让我的心里,有那么一些发毛。

突然,谢三婆像疯了一样跑到了屋檐下,抓起了一根柴火,朝着自己的脑门来了一下。她这一下,还真是够狠的,直接就把自己打出了血。在打出了血之后,她立马就躺在了地上,在那里呻吟了起来。

村子本来就不大,谢三婆这么一叫,村民们很快便全都出来了。

“赵大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哟!有啥子事,好好说嘛!你怎么能对谢三婆动手呢?谢三婆把这装狗的棺材摆在你们门口,是有些过分,但是再过分,你也不能动手啊!”说这话的是大爷爷。虽然在村民们来了之后,谢三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那里呻吟,但是从这现场来看,不管是谁,都会认为是我爸或者我把她打了的。

“大叔叔,我没有打她,是她自己拿起干柴棒棒往自己脑壳上敲的。”我爸赶紧解释了一句。

“哎哟!哎哟!”谢三婆只是在那里呻吟,并没有说什么话。她这无辜装的,要不是我刚才亲眼看到她往自己的脑袋上来了那么一下,我都会认为,我爸真的是打了她的。

“哪个龟儿子才打了她的,老子打了她,生娃儿没得屁眼儿!”我爸真的是被逼得有些词穷了,只能用赌咒发誓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谢三婆,你看你脑壳上还有伤,要不你先回去,我们去请吴三来给你包下药。”大爷爷没有再接我爸的话,而是去关心起那谢三婆来了。

吴三是我们这一代的赤脚医生,附近这几个村子里,有个小病小痛什么的,都会去找他来看。

在大爷爷说完之后,谢三婆点了点头,然后装出一副很努力想要站起来的样子,但是,无论大爷爷怎么扶她,她都没能够站起来。

“赵大强,要不这样,既然是你把谢三婆打伤的,现在都起不来了,她又无儿无女,在她伤好之前,就让她住在你们家里,由你们来照顾她。”大爷爷说。

“大叔叔,真的不是我打的她呀!是她自己打的自己,想赖在我身上的呀!”我爸还在努力地做着解释,可是我知道,此时无论怎么解释,那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这些那些现在也说不清楚,我们就暂时不说了,就先让谢三婆住在你们屋头,等她伤好了再说其他的。黑的不会变成白的,白的也不会变成黑的,只要不是你赵大强动的手,到时候大叔叔我是会还你一个清白的。今天也这么晚了,大家都回去睡吧!”大爷爷说。

在说完之后,大爷爷便让我妈去给谢三婆铺张床。

农村的屋子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充裕的,我家有两间空着的屋子,那屋子里有现成的床,只需要铺上床单,抱一床被子去就可以了。

虽然我们一家三口此时都很恨那谢三婆,不想让她住到我们家里来,可是,大爷爷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们就算不同意,那也是不行的了。

就这么,谢三婆住进了我家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住进我家里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老太婆,而是一个瘟神,一个能把人给逼疯的瘟神。

在给谢三婆把床铺好之后,赤脚医生吴三也来了,他检查了一下谢三婆额头上的伤口,说是皮外伤,包扎一下,过两天就没事儿了。

一听到说是皮外伤,谢三婆的眼神,立马就变得有些不对了。我也不知道谢三婆心里想的什么,但是在吴三给她上完药之后,她一直在那里哎哟哎哟地呻吟。

在呻吟了一阵之后,她说她口渴了,要喝水,因为还有村民在场,所以我妈只能强压着怒火,去给她端了一杯水过来。

谢三婆喝了一大口水,我看得出来她喝水的时候故意喝得很急,然后很自然的就被呛着了。一被呛着,她便“噗”地一下把那喝进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因为我妈当时就站在谢三婆面前,所以谢三婆这一喷,直接就把水喷在了我妈的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喝得太急,呛着了!”谢三婆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跟我妈道起歉来了。

“死老太婆,你他妈别太过分了,给老子滚!”我要是还能忍,我就是王八。一怒之下,我把那谢三婆抱了出去,把她扔在了那狗的棺材上。

“你从哪里来,就给我滚到哪里去!”兔子急了都要咬人,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个人。

“我走,我不麻烦你们。”我刚一把谢三婆放在那棺材板上,她就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在那里装模作样的想要走,结果她的脚刚一落地,便很自然地摔倒在了地上。

“赵寅,你好歹也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谢三婆刚才又不是故意的,你这样把她抱出来甩到棺材上,别人传出去不好哟!无论怎么说,谢三婆也是你的老辈子啊!”大爷爷这个和事老又站出来说话来了。

“大爷爷,这是我们家的事,请你不要插手。”本来这件事情挺简单的,就是以大爷爷为首的这帮村民这种和稀泥的行为,助长了谢三婆的歪风邪气,要是再让他这么和稀泥和下去,我觉得我们家以后都不用过了,就天天跟这死老太婆折腾都忙不过来了。因此,怒火中烧的我,第一次对大爷爷说了这么重的话。

“赵大强,赵寅还小,不懂事没什么,但你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哟,谢三婆就算是再错,她也是老辈子。要是你们就这么把她甩在外面,就算大叔叔我不说,村里别的人也会说闲话啊!你难道真的愿意你们赵家,被外人戳脊梁骨吗?”大爷爷见我火了,也就不继续跟我说话了,而是转过头跟我爸说了起来。

我爸本来就是个脸皮薄的人,让大爷爷这么一说,他立马就跟大爷爷承诺,我家会把谢三婆给照顾好的。

第2章:扎纸人

谢三婆是个很聪明的老太婆,她知道要是再耍疯,把我爸也给惹怒了,那么我家,她肯定就肯定住不进来了。因此,接下来,谢三婆立马就安静下来了,没有再装怪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