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阴阳先生 第5节

点击:


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的方法,这书一共分两卷,第一卷就是一些抓鬼驱邪的方法,都不是很难,用一些生活中的小物件就行,第二卷是很多符咒,看起来挺复杂之极。

不过这书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最起码我是看得津津有味,时间也晃得很快,一个小时很快就看了过去。

突然一个人走到我旁边坐下了,我扭头一看,竟然是刘琪琪,刘琪琪化着淡妆,在我旁边我还能闻到一股香水味。

“干啥?”我撇了她一眼,这刘琪琪人很漂亮,但是却是个学霸,就知道读书,不知道多少男的追她都没成功,给她的情书她也直接交给老师,失败的例子多得数不胜数,但依然有无数的人飞蛾扑火。

“你考试不想过啊?看这破书有什么用?”刘琪琪坐到我旁边看了看我手中的书,皱眉训斥道。

“妇人之见。”我撇了她一眼懒得和她说话,这刘琪琪一听我这样说,也是摇头离开了,还说了句无药可救。

咦?这小妞哪根筋搭错了?我刚撞鬼,也懒得和她说话。

时间越来越晚,所有人都回帐篷开始睡觉了,很多书呆子也回了帐篷,而依然有十多个男的守在外面打死不肯进去,麻痹的,那群书呆子真是读书读傻了,现在才是最精彩的时候。

我们十多个浪友蹲在篝火旁边,抽着烟,突然打探消息的王瑞跑过来说:“赶紧赶紧,那边的帐篷开始换衣服了。”

“艹,那边是王二丫的帐篷,那么肥,你自己慢慢欣赏去吧。”我们鄙视的看着王瑞,所有人的眼睛其实都盯着刘琪琪的帐篷呢。

突然我胸口闷得很,感觉有点想呕吐的感觉,我皱起眉头,丢掉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南边,也就是客栈的方向的那个草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

“哥几个,没事早点回帐篷休息吧。”我冲这几个家伙说道。

“别啊,刘琪琪还没换衣服呢,回去毛啊。”王瑞说着已经从他的包里掏出了一卷卫生纸,真他娘的**丝。

“我去,瑞哥,你还带着这神器呢,赶紧分兄弟几张纸。”周围的男的一拥而上,一人抢了几张纸,右手拿着纸,左手放在皮带的位置,随时准备开枪。

我看着这群家伙,真没救了,我脚有些颤抖,说不上是为什么,他自己就抖起来了。

“灵风,你这还没开炮呢,脚怎么都抖起来了?”徐航在旁边贱笑着问。

“没事”我摇头了起来,我有点受不了不了了,不是受不了他们,他们这猥琐模样我早习惯了,我是受不了那奇怪的感觉。

“你怎么了?”那些家伙一个个奇怪的看着我。

我连忙坐下,翻开这本破书,找了一下,终于找到一页记载这对付尸煞的办法。

方法很多,比如桃木剑朱砂什么的,但是我这里也没有家伙啊。

我突然看到一个记载,人舌尖的血是人体内最纯阳的东西,这血可以克制任何邪物,如果把舌尖血突然尸煞的口中,然后用力的吸,尸煞本就是依靠着喉咙的一股怨气才能行动,只要吸出尸煞口中的一股气,这样就可以让这具尸煞彻底的死掉。

现在貌似只有这个方法了,我收好书,看着这群双眼依然直勾勾的看着那帐篷的一群色狼,这些家伙真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第五章惊风道士

那股奇怪的感觉开始靠近我们了,我皱眉看着南边的方向,犹豫了一小会,还是拔腿就跑了过去,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不想让王瑞他们看到那只尸煞。

一钻过草丛,我就看到一只浑身腐烂极其严重的尸煞缓慢的往营地的方向走呢,这只尸煞腐烂十分严重,浑身就像用水泡过几天几夜一样,表皮已经皱起,看起来恶心至极,老远我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

它此时距离这个草丛只有五米了,只要走过这个草丛,王瑞徐航他们就能看到它了。

我吞了口唾沫,想起那书中的方法,要我和这个尸煞亲嘴?还要用力的吸它喉咙的尸气?

麻痹,什么人发明的方法,我次奥他全家。

不过恶心归恶心,既然已经跑过来了,肯定不能让这家伙越过这草丛,让王瑞他们看到。

我虽然心里畏惧,但还是咬牙扑了上去,我原本的计划是把这只尸煞扑倒在地上,然后咬破舌头,把这舌尖的血吐进它嘴里,然后使劲的吸,但是想法挺美好,现实挺残酷的。

我扑过去就直接吊在了这尸煞身上,我就感觉这尸煞就跟个石头做的一样,沉重无比。

这尸煞反应很快,一下子就掐住了我的喉咙,把我给提了起来。

麻痹的,我顿时后悔了,装啥英雄啊,英雄没装成,都快要把我自己的小命给搭上了。

我现在其实挺佩服电视剧里面一些人,被敌人掐着喉咙还能脸不红气不喘和敌人对话,甚至骂人的。

我现在被这尸煞一掐,脑袋缺氧,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浑身力气越来越小,呼吸也是越来越困难。

我一咬牙,抬手就冲这尸煞脸上抓去,我当时脑袋已经迷糊,眼睛根本看不清,就感觉好像摸到了它的眼眶,我用力的一挖,感觉挖出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吼!”

这只尸煞大叫一声,竟然松开双手,我掉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再一看手里的东西,吓得我手一颤,我手中竟然是一些眼仁。

我连忙把这些眼仁丢在地上,真恶心,弄得我浑身鸡皮疙瘩。

这只尸煞显然也是眼仁被我抓出,此时又冲我扑了过来。

如果是最开始的我,我估计能被这场面吓得动也动不了,但是胆是练出来的,之前遇到过一只尸煞过后,我现在也没那么害怕了,站起来拔腿就要往营地相反的方向跑,我还没跑两步,就感觉肩膀被两只手臂给抓住,这两只手臂力气很大,我根本动弹不得。

关键是这家伙抓的还是之前我被捅的地方,疼得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天道乾坤!”突然我耳边传来一声爆喝。

抓住我的手松开了,我回头一看,我身后的竟然是在客栈里面遇到的那个邋遢道士,道士此时双手拿着一根红线,缠绕着这只尸煞的脖子往后拉。

我看到这邋遢道士,顿时感觉他比小泽玛利亚还要可爱,都想冲上去亲他一口了。

“臭小子,什么东西都还不会还想对付这尸煞?”那个道士横了我一眼骂道:“跟我来。”说完这个道士拖着这只尸煞就往后退。

我连忙跟了上去,因为我听到了营地方向已经传来脚步声,王瑞他们应该之前听到了这邋遢道士的吼声。

我跟着邋遢道士跑了一分钟左右,前面的邋遢道士也是气喘吁吁的,显然拖着一只尸体走很累。

邋遢道士退到一颗大树旁边,然后用红绳把这尸煞绑在了树上,整个人也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累得够呛。

“道长,怎么办?”我看着那只尸煞还是有点害怕,冲着道士问。

“还能怎么办?烧了它,难道你想吸它的尸气?”这个道士看了我一眼说道:“还有,别叫我道长,我道号惊风,你叫我惊风哥就行了。”

“好。”我连忙点头,然后问:“用啥烧?是不是要用桃木。”

“随便吧,汽油也行。”惊风道士根本没我心目中那种清风寡欲,不染尘埃的道士形象,拍了拍屁股就在地上坐下了,然后掏出一包烟点燃一根抽了起来,抽烟的动作看起来就跟社会上的混子一样。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