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阴阳先生 第3节

点击:


还好屋子里面比较暖和一点,我把这客栈里面的两个桌子拼凑了起来,用纸擦干净了之后,我就躺在上面准备睡觉。

滴答,滴答。

我睡了半天,尽管困得要死,但是却被这水声给吵得心烦意乱,这水声好像从这客栈的后院传来的,奇怪,这后院怎么会有水声呢?

我站了起来,从身上掏出一支蜡烛,点燃蜡烛,周围顿时亮了起来。

我慢慢的往客栈的后院走去。

后院很大,到处都是杂草,至于后院里面。

我艹。

即便是我胆子够大,也是被吓得不轻,这后院里面竟然摆满了棺材,这些棺材都很破旧,看起来应该有很长的历史了。

此时传来水声的是客栈一个角落的两具棺材,我缓慢的走了过去。

突然感觉踩到了什么,我低头一看,艹,竟然是一具骷髅,这具骷髅还穿着一身黄色的道袍。好像是个道士。

这个骷髅手中还有一把生锈的匕首。

我走到棺材旁边,这有两具棺材,棺材很破旧,外面用红色的东西画了一大堆电视演的那种符,水声就是从棺材中传来的。

我蹲下身子一看,此时棺材下面一片潮湿,棺材下面流出了很多水。

咦,我看到一副棺材上面竟然有一张纸。

这张纸泛黄,字迹也是有些不清楚了,不过勉强能看得清。

“本人道术不济,路上遇妖邪所害,封印两具喜神于赶尸客栈内,如遇道友看到,请替我送这两具尸体回乡安葬,如是普通之人看到这封信,立马离开,切记,不得开棺!辰历海,1973年留。”

1973年?今年是2007年啊,这么说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这个人其实比较迷信,毕竟我爷爷那故事是从小听到大,但是我看着这张纸上面的字,不得开棺?

人啊就是犯贱,有时候越不让你做,你越是想做。

我此时看着这几个字下意识的就有些想要打开棺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真的是赶尸匠带的尸体,也能开开眼界。

想到这,我把手放到一具棺材上面,用力的推开棺材盖。

第三章道人

这棺材盖很重,我一用力过度,那棺材盖让我推到地上。

棺材盖掉在地上响起轰隆一声。

破坏了这客栈中的宁静。

“什么玩意啊,冷死了。”我浑身打了个冷战,一推开棺材,棺材里面就传出一股寒冷的感觉,就跟在家里打开一个大冰箱一样。

虽然此时的情况有些诡异,但是我都把这棺材给推开了,总不能不看看这里面是啥玩意吧,我伸出脑袋往里面看去。

里面竟然真的躺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穿着一身黑色的寿服,看起来有三十多岁,脸很黑,双手平放在腹部,他的手指甲竟然有五厘米长,真就跟僵尸片里面的僵尸一样。

我倒吸了口冷气,感觉自己好像真的闯祸了。

“大哥,无意冒犯,见谅,见谅。”我说完就要跑过去想要把棺材盖给盖回去,但是我此时脚都有点软了,更别说过去抬棺材盖了,根本没力气。

滴答,滴答。

此时棺材里面又传出水声,我一观察,这尸体浑身很潮湿,好像让水给淋过。

我吞了口唾沫,没听说过尸体还有洗澡的习惯啊,而且如果真如那个道士留言所说,这尸体是1973年的话,那么这具尸体就是三十多年没有腐烂。

太诡异了,我头皮顿时发麻了起来,浑身也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连忙退后了两步,那棺材之中也是响起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好像磨牙齿的声音一样。

“妈啊!”我转身拔腿就狂奔,转身就想跑出客栈,真是好奇心害死猫,早知道我就安安心心的被王瑞他们拍几张照片,甚至在深林里面当野人算了,跑这客栈里面来做什么啊,做野人也比丢了小命强啊。

我现在腿都是软的,谁他娘的说人遇到危险会激发潜力跑的比兔子快的?我诅咒他八舅老爷,我现在就感觉双腿发软,跟个软脚虾一样,别说跑了,能走就不错了。

我身后咯吱咯吱的声音也越大了,我回头一看,艹,那个尸体竟然缓慢的坐起来了!

那个尸体双眼也睁开了,鼻子使劲的闻,好像在嗅什么东西一样,很快他的脑袋就看向了我这边的方向,我能看到他眼睛里面只有眼仁,没有眼珠,跟个山村老尸一样,他很快就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慢慢的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还好这只僵尸并不像电影里面那些僵尸里面一样厉害,他走得跟个老太婆一样慢,一瘸一拐的。

我已经吓坏了,想跑,但是双腿根本不听使唤,我趁着月光,也是看到了这个尸体丑陋的模样。

我心一横,使劲咬了一口舌头,疼死我了,不过还好我终于能动弹了,我转身就往后走。

不是我不想跑,而是根本跑不动,双腿发软呢。

现在的情景就跟俩乌龟赛跑一样,后面那只僵尸走得很慢,我走得更慢,照着这个模样,我被追上也就是迟早的事。

不行,这样下去我真得丢了小命,我可不相信身后那个僵尸是素食主义者,特别是他嘴边的两颗大獠牙,看着都渗人,我走到客栈的大厅,原本我想往外面跑,但一看楼梯,我就想,这尸体总不会爬楼梯吧?

我就依着楼梯,走上二楼,身后那只僵尸就在楼梯口晃悠,好像是不会走楼梯。

呼,我在二楼松了口气,连忙找到楼梯口旁边的房间,跑了进去。

这个房间不大,也就二十多个平方,只有一个柜子,一个桌子以及一件床,很简陋。

我用力的把柜子,桌子和床推到门口堵住了这个木门,等做完这一切,我这才松了口气,那只僵尸这下应该上不来了吧?

咚咚咚……

突然,楼梯上就传来了脚步声,很缓慢,但是每一次响起,我的心就跟着扑通的跳一下,我退到了房间的窗口,屏住呼吸,希望不会被这尸体给发现,同时我也朝窗户下面看了下,这二楼只有五米高,如果跳下去,应该不会有啥太大的问题。

但是如果跳下去崴了脚,那麻烦就大了,我皱起眉头,犹豫了起来。

砰!

在我犹豫的时候,突然大门传出一声巨响,把我吓了一跳,这尸体发现我了?

那具尸体开始使劲的撞门,外面也传出这具尸体野兽般的低吼,虽然有这么多东西挡着,但是看着这架势,多半的挡不住多久的。

我看着窗户下,五米高,我吞了口唾沫,记得学校的院墙好像也是五米高,怎么往下跳的时候没觉得有多高呢,现在看着下面,感觉就跟跳三十楼一样。

艹,跳也是死,不跳也是死,我眼睛一闭,准备要跳,突然门口那撞击的声音停了下来。

咦,我回头看着门口,难道那尸体放弃了?我刚想完,轰的一声,这尸体竟然撞开了大门,冲了进来。

这尸体张牙舞爪的冲我跑了过来,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根本就忘记了跳窗户跑这件事情。

这具尸体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双臂,一股巨疼从我双臂传来,这只尸体的指甲可是有五厘米深,直接把我的肩膀给刺穿,疼得我冷汗直流。

“啊!”

我再怎么说也是个普通的中学生,不是那些小说里面的主角,被人砍几刀就跟吃个饭一样,我平时就是指甲断了都得叫疼好久,别说这次胳膊让这尸体的指甲给捅了十个骷髅。

疼痛加恐惧,让我的大脑已经短路。

“神兵急行如律令!”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