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阴阳先生 第2节

点击:


我们老师包了两个客车,这客车的司机估计是为了省电油钱,也不开空调,这客车热得跟个蒸笼。

在这客车上,唯一的乐趣估计就是欣赏那些因为热,恨不得把衣服扒光的女同学们。

“风哥,你看那刘琪琪,穿得真他娘的少。”我旁边的王瑞色眯眯的看着坐在前排的刘琪琪。

这王瑞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一个字形容就是色,而且是色胆包天,记得高一的时候,美术老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穿着时尚靓丽,喜欢穿裙子,这哥们就在鞋上弄了块镜子,然后和我们赌美术老师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裤。

最后他用他那块无所不能的镜子验证了是红色的,但也同时让美术老师发现了,气得美术老师当时就不教我们班了,最后王瑞让我们班主任一顿训。

王瑞口中的这个刘琪琪长得那叫一个漂亮,是我们班的班花,或许因为热,就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超短的牛仔裙。

“看毛啊,那是你未来嫂子。”我冲王瑞严肃的骂道。

我的声音挺大,车上的同学一听就大笑了起来,前面那刘琪琪回头瞪了我一眼骂道:“再乱说把你舌头给剪了。”

“用你的牙齿咬断吗?”王瑞无耻的在旁边补充了一句,搞得刘琪琪脸顿时红了起来。

虽然有这些穿着稀薄的女同学陪伴,但丝毫不能减轻车厢内的炎热,反而搞得我们更加的热了,我无聊也拿出了我从我爸房间偷出的那本我爷爷留下的书籍看了起来。

客车开了八个小时,天色都已经晚了,这才到了凤凰古城。

凤凰古城是张家界一个有名的旅游景点,大多数的建筑都保留在上个世纪,古香古色。

我们五十多人,在张家界的大门下车了。

“所有人集合。”我们的班主任大吼了一声。

我们虽然调皮,但是也不敢在我们这班主任面前装b。

我们这班主任叫章杰,是体育老师,高一米九,但是你站远了不会感觉他高,反而感觉他很胖,以前听说是我们市里面市级搏击运动员,后来退役了来我们学校当体育老师来了。

我们班属于差班,就是所有成绩差的学生都弄我们班来,当时有四个非主流,听说在外面混得人模狗样的,一进教室就和我们班主任装b,结果让我们班主任一人一个耳刮子给抽得差点脑震荡。

现在四个人在班主任面前乖得跟孙子一样。

“老章,我们住哪里啊。”我们集合好了以后,就冲班主任问道。

我们班主任嘿嘿一笑说:“凤凰古城南边有一个小树林,既然是旅游,我们就去那里露营。”

我一听,顿时高兴了,原本以为来这地方是住酒店啥的,那多没意思啊,但是在野外露营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晚上,女同学在帐篷里面换衣服,只要里面灯光足够,那可是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老章万岁!”我一激动大吼了一声。

“看灵风这么支持,那么等会就由你挑几个人和你一起捡柴火,我们负责搭帐篷。”老章冲我道。

草,这是枪打出头鸟啊。

我顿时有点懊悔激动个啥呢,妈的。

“活该。”王瑞这孙子在旁边幸灾乐祸了起来。

我一听他的声音,顿时扭头冲着他贱笑了起来。

王瑞也是机灵,立马说:“风哥,我们可是兄弟,不带祸害我的。”

“兄弟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立马说:“章老师,王瑞同学说要为团队做贡献,和我一起捡柴火。”

“好!”全班同学都大声说道,徐航跑过来握住王瑞的手说:“好同志啊,我代表人民感谢你。”

“老师,徐航说要和我们一起。”王瑞大吼了起来。

老章估计还在愁人手不够呢,一听王瑞的话,连忙点头:“都是好同志啊。”

“艹你大爷。”徐航骂道:“贱人。”

徐航是和我们一个宿舍的,是我高一认识的,我们三个算是臭味相投,要不是王瑞刚才来损我,我肯定不会带他一起,徐航也是一样。

我们一行人走到古城南边的深林,此时天色黑了下来,还好路比较平坦。

我们很快就看到了一片深林,这片深林其实蛮大的,估计直径有四五公里。

“等会进去别走散,就算是上厕所也要四五个人一起去,不然迷路了很麻烦的。”章老师在前面带队说道。

听了章老师的话,我已经开始yy陪胆子比较小的女同学上厕所了,真是想想都爽啊。

我们进入森林走了几分钟,就看到了一块比较宽阔,没有什么树木的空地。

“就在这里扎营吧,灵风,你们几个赶紧去捡柴火。”老章指着我就指挥了起来。

“行。”我明白捡柴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只有早点捡好回来,说不定刚好能遇上女同学们在帐篷里面换衣服。

我们三人从老章那里拿了三根很粗的麻绳,往森林里面走。

夜里的森林很冷,分也是不要命的刮。

“就在这捡吧。”走了大概十多分钟了,我有些走累了,就冲旁边的俩人说。

“赶紧捡啊,谁他娘的偷懒我揍人啊。”徐航骂道。

“哎呦,我肚子疼。”我捂住肚子,我是真疼,估计刚才吹了冷风,现在肚子闹革命呢。

“哎呦,你小子,我这才刚提醒你就肚子疼,找抽是不是?”徐航脸一黑骂道。

“不是,是真疼,你们先捡,我去上个大号。”说完我就跑到草丛里面,脱了裤子就准备开干。

不行!

这俩人的尿性我太了解了,如果我在这上大号,这俩人肯定得在我拉到一半的时候掏出手机一顿猛拍。

太冒险了,不能毁了我一世英名,想到这,我提起裤子,往森林里面又走了十分钟,看了看后面,好像没有什么人跟着,这才放心了。

我蹲下开始排泄,俩字,舒坦。

拉完之后,我脑袋也迷糊了,我看着周围的森林,都黑漆漆的,我刚才是从什么方向跑过来的呢?

真不是我路痴,但这黑灯瞎火的,鬼知道我从什么地方跑过来的。

我顿时有点后悔了,以前经常听说某某人在森林里面迷路几十年,然后被人发现的时候成了野人什么的例子多不胜数,早知道被那俩贱人拍两张光屁股的照片也比做几十年野人好吧。

我只有凭感觉找了个方向,走了过去。

“徐航,王瑞,听得到不,人呢!”我走了半个小时,然后我相信了一件事情,我迷路了。

“没人在么。”我大吼了一声,突然,我看到前面有模糊一个屋子样子的建筑。

太好了,有屋子肯定就有人,我跑了过去,这屋子看起来跟古时候的客栈一样,不过显得十分破旧,外面破破烂烂的,外面还有一个牌匾,不过已经被蜘蛛网给挡完,看不清楚上面的字迹,好像是个什么客栈。

看着破旧模样,里面多半也是没有人住的,不过森林里面冷得吓人,有个破屋子挡风遮雨也比没有好,等明天天亮了再出去找他们吧,可惜不能看那些女同学换衣服了,艹蛋。

我跑进屋子,这屋子里面真不是一般的破旧,到处都是蜘蛛网和灰尘,这地方能住人么?话说啥人在这森林里面弄客栈啊,真是吃饱了撑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