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阴阳先生

点击:
第一章尸煞

我叫张灵风,我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很多人喜欢叫我张灵凤,搞得跟个娘们名字一样,但我有一次我问我爸,我爸告诉我,当时我刚生的时候,我爸想给我叫张灵灵,我妈想给我叫张风风,最后一人退了一步,取了个张灵风,我顿时感觉我这名字真他娘的好听。

在这个从小接受科学教育,打倒封建迷信的世界,原本我也应该像很多人一样,含着棒棒糖,立志成为科学家才对。

可我爷爷却是个地地道道的老迷信,我爷爷叫张道生,据说我们家在上世纪还挺有钱,可是就因为我爷爷成天在村子里面给人算命,测八字,结果让村子一个叫王狗蛋的家伙找来了红卫兵,把我家抄得个一干二净。

我爷爷也让关进牛棚,反正就是不给饭吃,那时候我爷爷三十来岁,我爸也才是个屁大点的孩子,俩人差点活活饿死。

那个王狗蛋也是个极端份子,没事就来羞辱我爷一顿,在他脸上撒尿什么的这都是常事,当时那些人也没人感觉我爷爷可怜,反而感觉我爷爷是咎由自取。

当时村长带着村子里面的人开荒,在村子附近到处犁地,可是怪事就出来了。

村子东面是一块乱葬岗,以前人们还对那里敬而远之,后来因为要打倒封建迷信,谁也不能怕鬼这玩意,村长便组织了五个年轻小伙,去想把那乱葬岗给挖一遍,想把那里也弄成农田。

我爷爷当时就找到了村长,告诉他,这乱葬岗是村子煞气所聚的地方,是以前一个风水先生修的地,不能动,村长一听这话就把我爷爷臭骂一顿,最后还踹了两脚。

前面三天还好好的,第四天傍晚的时候,这五人便挖出了一口血红的棺材,当时这王狗蛋因为举报我爷爷有功,当了个小队长,便让另外四个同伴打开棺材,然后烧掉里面的尸骨。

这四人一打开棺材,吓傻了,这棺材里面竟然是一具完完整整的尸体,这尸体穿着一身清代的官袍,尸体丝毫没有腐烂,看起来反而有点鲜活。

虽然说是打倒封建迷信,但是谁心里都还是怕这玩意的,当时天色也晚了,王狗蛋便让他们封了棺材,说明天来处理,五个人灰溜溜的跑回村子里面。

回到村子,村长一听这事,顿时怒了,说我们是响应**的号召,怎么能怕那牛鬼蛇神?然后村长带着十几个壮汉跑回乱葬岗,想要带头烧掉这具诡异的尸体。

所有人一回去,打开棺材一看,棺材里面竟然空荡荡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村长便骂王狗蛋他们撒谎,王狗蛋他们几个也迷糊了,也只有说估计是自己看错了。

所有人回到了村子休息,第二天早上,两个昨天挖出棺材的人竟然死掉了,死相极惨,浑身血液都没有了,干瘪的跟个木乃伊一样。

当时就有人说是不是闹鬼了,村长便骂,我们要相信科学。

第三天早上,除了王狗蛋外,挖出棺材的另外两个人竟然也已同样的模样死掉了。

这下村子可算是炸开锅了,谁也不相信这是意外了,就是嚷嚷相信科学的村长也迷糊了。

王狗蛋人也害怕了,这事传到了当时还在牛棚的我爷爷耳朵里,我爷爷当时便出来找到村长说这是遇到尸煞了。

当时村长又踹了我爷爷屁股两脚骂道:“还在宣传封建迷信,信不信打死你。”

村长还真不是开玩笑,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打死一个宣传封建迷信的人还真不是什么事。

我爷爷一听,顿时沉默了下来,也不说话了,但王狗蛋怕了,跪下一把抓住我爷爷的大腿说:“张老头,救我啊。”

我爷爷和我爸天天住牛棚就是因为这王狗蛋,要换成我,就得两脚踹死这王八蛋,谁知道我爷爷却是点了点头,在王狗蛋旁边小声的说:“晚上十点带朱砂笔墨,黄纸,糯米到牛棚找我,不然今天晚上你必死无疑。”

“记住,糯米一碗生,一碗熟。”说完我爷爷带着我爸回到牛棚。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王狗蛋就带着东西到了牛棚找到我爷爷,把东西给了我爷爷。

我爷爷没管其他的,拿过那碗熟糯米,连忙就递给我爸吃,他俩一天才能吃一顿,还是去别人家要的馊饭。

我爸也是饿坏了,两口就吃光了,我爷爷笑呵呵的便拍了他屁股一下让他去村长家住一晚,虽然我爷爷住在牛棚,但我爸毕竟是小孩子,村子里的其他人还是挺照顾他的。

我爸一走,王狗蛋就连忙跪下问:“张老头,你赶紧救我啊。”

“我早就说过那块地不能动,你们不信,别急,今晚十二点,那只尸煞肯定要来找你的。”我爷爷说着就让王狗蛋脱光上衣,躺在地上,然后拿出朱砂笔在他胸口画了一道符。

“这符可以保你平安,你就呆在这里,等那只尸煞过来。”我爷爷说完之后便拿出朱砂毛笔开始画符。

符贴满了整个牛棚,到了晚上十二点,突然牛棚里的那只老牛不安的躁动了起来。

牛棚在村子最南边,村子外面一个人影蹦蹦跳跳的冲牛棚的方向过来了。

这只尸煞浑身已经极度腐烂了起来,没有了刚挖出来的时候那样鲜活,一股腥臭味从这尸煞上传来过来。

王狗蛋都吓傻了,裤裆里面尿液都流了出来。

我爷爷一看,也是拿着符纸便冲出去和这只尸煞打了起来,打斗的过程并不清楚,因为王狗蛋没有看到,只知道第二天牛棚旁边多了一具浑身发腐的尸体,臭气熏天。

而王狗蛋也是让吓晕了过去,至于我爷爷,胸口也是有一条很长的伤口。

第二天村长来了之后严禁所有人提这事,然后让人抬着尸体去乱葬岗烧掉。

都说人心是肉长的,我爷爷和我爸住进牛棚是这王狗蛋所赐,后来王狗蛋还羞辱过我爷爷,即便如此,我爷爷还是救他一命,但是尸体烧掉第二天,王狗蛋便去县城又找来了红卫兵,说我爷爷继续宣传封建迷信。

结果我爷爷和我爸爸被抓了起来,被弄到县城游街示众,这王狗蛋因为连番举报有功,被批准进入红卫兵。

我爷爷本来胸口就被尸煞所伤,被游街之后,更是身体虚弱,半个月没到便染上了重病,一命呜呼。

他老人家死的时候就留给了我爸一本书,说让我爸好好学这本书,以后会受益无穷。

这些事情便是我爸从小给我说的故事,我从小只是把这些事情当成故事看,毕竟这故事里面的东西太玄乎。

我记忆中我爸对我很好,从来没怎么骂过我,就连我偷看隔壁家李二丫洗澡也是让我爸夸了一顿,说有出息,早点给他带个儿媳妇回来最好,因为这事,我爸还让我妈一顿骂。

我第一次被打,是十六岁的时候,那时候我放学回家,无意的在我爸的抽屉里面看到一本泛黄的书,书很破旧,外面就一个山字。

结果被我爸撞见,他二话不说,直接给我一顿揍,我妈回来了以后才告诉我,原来这本书就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书。

我当时便疑惑了,难道我爸从小给我说的故事是真的?不然怎么会有这本书呢?

后来我没事便会偷偷翻看这本书,发现这本书说的竟然是一些抓鬼,画符的方法。

直到我十七岁高二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凤凰古城的旅游,我才发现世界上真的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第二章诡异的客栈

“也不知道老师是发了什么神经,让我们来这凤凰古城玩,这破地方有啥好玩的啊。”

热死我了,原本我们在学校呆得好好的,也不知道老师发了什么疯,非要带我们出来旅游,原本旅游挺舒坦的一件事,但可是七月份,那太阳火辣辣的,我开始怀念在教室吹着空调,听着老师的催眠曲入睡的日子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