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接阴婆 第5节

点击:


于是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就给我父亲说了,然后我父亲抽出鞋底子就是一顿狂揍,他亲自用剪刀把我的头发给剪了。当然了,剪的相当难看,用农村的说法来说,就是跟狗啃的似的。

以至于接下来的七天我都不敢出门,因为担心我这破头被二蛋和燕儿看见,会被他们嘲笑。

这眨眼间的功夫,我都七岁了,上了小学,我放学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姥姥家跑。我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所以我只能吃住在姥姥家。而我每次回家,准能看见我姥姥给大槐树烧纸磕头,我回家了之后也是必需得给大槐树烧纸磕头的。

不烧纸磕头的话,就什么事都不能做,当然,也不能出去玩。

而姥姥也很疼我,每天都变着花样的给我做好吃的,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姥姥每天都让我吃一片大槐树上的叶子,说是可以让我的生命力变的顽强,对此我想当的不了解。

只是我不吃的话,我姥姥会不高兴,所以我每次都很乖乖的吃一片。

我在姥姥家也逐渐的待习惯了,以至于每次我父母打工回来让我跟他们去睡,我都不舍得姥姥。

而我每次回家睡,晚上都睡不安稳,睡梦里边总是有一个女人掐我的脖子,睁开眼就什么都没有了,这让我感觉相当的郁闷,不过却也没有当回事儿,没有告诉过家人。

我记得我十岁那年的十月一日,我父母都放假回家了,他们就把我接过去跟他们睡。

国庆节在农村可是个好日子,选择在那天结婚的人特多,光我们村儿就有两家结婚的,我和大山等一大帮小伙伴都去闹新媳妇儿了。

那新媳妇儿长得挺漂亮,皮肤白花花的,尤其是胸口更是白花花一大片,甚至连两边的肩膀都露出来了。

当时可把我们几个小伙伴给看傻了,差点就流口水。

中午在那里吃饱饭了之后,我就和大山他们去捡没有点燃的炮仗,这捡着捡着,就不知不觉的来到了酒席座位上。

当时都已经散席了,吃完饭了的客人都找了地方去休息,那些帮忙的则是在收拾桌子酒席。

我捡完鞭炮,发现大山望着桌子下边发呆,当下便小声的戳了他一下:“喂,大山你干啥呢,放鞭炮去不?”

大山扭过头冲我咧开嘴傻笑:“大强,跟你商量件事儿。”

看大山神神秘秘的,我也被他的情绪给带动了,低声道:“啥事儿?”

第五章小手印

“我把这瓶酒偷走,你敢喝不?”大山小声说道,贼溜溜的看着四周,唯恐被人给发现了。

当时我年小不懂事,就喜欢整点稀奇古怪的事儿,当然了,对喝酒这事儿也是挺渴望的。被大山这家伙一挑唆,我心中也挺渴望的:“不敢喝是你小(儿子)。”

“行,那我真偷了。”说完,大山偷偷摸摸的将一瓶白酒揣进怀里头,而后学着大人的模样,双手环抱在胸口,大摇大摆的就走了。

这小子在这方面倒是挺在行的,竟都没有人看出端倪,我也偷偷的跟着大山溜出去了。

当时已经夕阳西下了,我和大山一块来到了小河边,看大山激动的手都哆嗦起来,把那瓶白酒拿在手里,声音颤抖:“俺爹说,这玩意儿喝一口能赛神仙,我先来一口。”

说完后,拧开盖子,咕咚就喝了一口。

没想到刚喝下去,大山就直接给吐出来了,骂骂咧咧的道:“我呸我呸,怎么这么难喝,这酒是假的吧?”

我说道:“来,我尝一口。大人都说酒是香的,是你喝不准吧。”

于是我试探性的尝了一小口,果不其然,又冲又辣,难喝死了。

“我明白了。”大山忽然说道。

我问道:“你明白什么啦。”

“肯定是咱们没肴(菜肴),所以才喝着没胃口,得弄几个肴才能喝出滋味来。”大山说道。

我一下就乐乐:“对,肯定是这样,咱俩现在就准备吧!”

对我们农村孩子来说,在地里最不缺的就是吃的了,荤素搭配,想咋搭配就咋搭配。

别的不说,单单那上千亩的棒子,烤熟了就足够诱人的了。还有饱满滚圆的红薯,以及颗粒硕大的长果儿(花生),绿油油的蚕豆……

而最诱人的,就是那河里边的野生大鲤鱼了。恰好那段时间上游大坝放水了,河里边老多大鲤鱼了,还有草鱼泥鳅之类的,当然,后边两样我们早就吃腻歪了。

于是我和大山当下便每人掰了几个棒子,还有几个红薯,就匆忙跑到了这条小河边,准备捉几条鱼。

对我和大山来说,捉鱼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我们对这拿手的很。恰好那条河比较热,所以尽管天气有点转寒,可我俩光腚跳入水中却并没感觉到冷。

不过那天也不知到底是咋回事儿,反正我和大山在里边摸来摸去,就是摸不着大鲤鱼来,甚至连泥鳅都会没摸到一条。

这可把我俩给气坏了,心想今儿个那鱼难不成是串亲戚去了,咋一条也没有呢。

这时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了,不宽的河面上就只有我们两个,我看大山的轮廊逐渐的有点模糊了,心里边就有点隔应了。

因为我姥姥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诉我说,晚上不要在河里呆着,里边有河童,抓住人是要命的。

虽然我心中对河童并没有半点概念,可单单河童俩字儿,就让人不自觉的产生畏惧感,可见华夏汉字的博大精深。

大山也有些气急败坏,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水面,骂道:“妈的,这鱼怎么都没了。大强,要不就烤个玉米吃吃得了?”

我巴不得赶紧离开这条小河,当下便连连点头。

而就在这时,我却是忽然看见了一道黑影,从那片荷叶里边钻了出来。

因为距离太远,我只是看到一团黑影,貌似那黑影脑袋上边还顶着一片荷叶。

我吓坏了,还以为是有别人呢,当下便喊了一声:“你是谁,黑家(晚上)还洗澡啊?”

大山听我这么叫唤,也是立刻就回头看了一眼。

不过那黑影并没有理会我,竟是又慢慢的缩进了水中,好长时间都没有再次上来。

“大山,那是啥?”我哆嗦着问道。

“是一截木头吧。”大山跟我说道:“那木头被暗流冲了一下,就上来了,暗流一过去,就又下去了,我见过好几次了。”

我虽然表面上相信,但心中还是犯嘀咕,那黑影不像是木头啊,反倒有些像人的上半身……

算了,不管这些了,还是先上岸吧!

反正在我的潜意识中,就觉得水中的妖怪上了岸就不能害人了。

可在我双手抓住岸边的石头准备上岸的时候,手却是忽然被扎了一下,一瞬间就有血从皮肤里边渗透出来了。而且血还不少,顺着胳膊就滴进了水中。

当时我只顾着疼了,也没想着上岸。

我心想如果我当时上岸的话,估计后边就不会发生这一连串骇人听闻的事情了!

我看见我的血滴在了河面上,迅速的就染红了不少的河水。

我忙捂住伤口,心疼的看着这些血。我们农村说一滴血十斤粮,我看着大片的血,心想这得有几百斤的粮食吧?

我过去一年的饭都白吃了,当时我甚至还真有点心疼。

而在此时,我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这些飘在河面上的血,竟逐渐的沉到了河水下边!

我去,这不应该啊这,按理说这些血应该是飘在河水上边才对,可为什么全都沉到水下了呢?没多大会儿的功夫,那些血就全都消失了,就好像下边有什么人在吸这些血似的,因为水面有一个小型的漩涡。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