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印度异闻录 第3节

点击:


  没有人敢阻止,也没有人敢反抗,围观的村民麻木地看着,祈祷下次进山能够采到最好的木料。至于罗山的失踪,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不是什么女鬼勾引男人,而是为了活命逃跑了。

  “帕蒂,这几天你的奶奶气色好了很多,多亏你的照顾。”父亲喝着印度特有的姜茶,不冷不热地说着。

  奶奶依旧在那棵老树下坐着椅子,嘴里念念有词,不停地转着念珠。

  帕蒂背过身假装收拾东西,尽量掩饰着对奶奶的厌恶。

  “放心好了,只要有我活着一天,就能交上木料,你和奶奶都不会有事情。”父亲伸了个懒腰,望向母亲的目光里透着浓浓的亲情,“母亲把我养这么大,教会我采木,她的眼睛看不见了,我们更要尽好孝道。老人身体安康,是晚辈的福气。母亲说了,等她死后,就把那串紫檀念珠传给你。”

  帕蒂唯唯诺诺地应允着,心里却骂道:“你什么时候用这么温暖的目光看过我!”

  “帕蒂,有些事情,我是不能告诉你的。”父亲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帕蒂随口应着,把皮囊里灌满了水,向外走去:“我去给奶奶采些野果。”

  “去吧!”父亲赞许地笑着。

  “帕蒂是个好孩子。”奶奶空荡荡的眼中满是慈祥的笑意。

  来到山洞前,罗山留下的几个奇怪符号早已不见,帕蒂略略松了口气,在头发上别了一根驱邪的艾草,硬着头皮钻进了洞中。

  今天,正是最后一颗黄连木养成鸡血紫檀的日子。

  整整十八颗,和奶奶手中的念珠数是一样的。

  “奶奶,父亲,虽然我恨你们,但是我不会害你们。我只想得到那串紫檀念珠,换取更尊贵的种姓身份。妈妈,保佑我吧。”出了山洞,血淋淋沾满尸液尸虫的帕蒂虔诚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地对着雄伟的喜马拉雅山默默祈祷着。

  六

  夜晚,帕蒂做了几道咖喱饭菜,奶奶和父亲吃得赞不绝口,又忍不住喝了几杯帕蒂酿制的果酒,不多时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帕蒂蹑手蹑脚摸进奶奶的屋子,苍白的月光笼着奶奶枯瘦的身体,如同一具腐朽的干尸,可是偏偏还死不了。她轻轻褪下奶奶手腕上的紫檀念珠,换上了黄连木制成的假念珠……

  清晨,奶奶醒来,习惯性地摸着紫檀念珠,忽然全身抖了一下,苦笑着:“帕蒂是个好孩子。”

  几声鸡鸣,薄雾在村庄上空悠然飘浮,炊烟冉冉,被钉在广场上的人柱如同麦田里的稻草人,死气沉沉地注视着破败的村庄。

  “帕蒂!帕蒂!”父亲使劲砸着门,声音中透着哭腔,“你的奶奶……”

  作为最低贱的首陀罗,死后是不能在圣洁的恒河中水葬的,只能抛到山顶任由山鹰啄食,实行天葬。

  天葬之前,亲人子女要诵经三天三夜,为亡者超度。葬礼很简单,村里的人在灵前诵着经文,祈祷来生转世不再转世轮回到首陀罗种姓,便纷纷告辞了。深夜时,灵堂里只剩下被麻布覆盖的尸体,还有跪在灵堂里的父女俩。

  父亲哭了一整天,眼睛肿成了两条缝。帕蒂心里虽然后悔难过,但是很快就自我安慰地想:奶奶早该死了,脱离苦海,往生极乐,还给我留下了念珠。早知道这样,就不用费这么多力气制作假的紫檀念珠了。

  父亲哽咽着,沙哑着嗓子:“帕蒂,我给你讲一件事。从我的曾祖父那一辈开始,就知道一个不知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秘密。黄连木制成的珠子,缝进活人后腰,靠近肾脏的位置整整十个月,可以制成最名贵的‘佛血小叶紫檀’,取出后将刮木花放在白酒中,木花立刻散入酒中变成粉红色,酒变得黏稠,倾倒时能连成线。如果放入死人的肾脏里,只能制成以假乱真的鸡血紫檀……我记得有一次喝酒时和你说过。”

  帕蒂僵硬地点了点头,心里暗自寻思父亲说这件事的用意。难道父亲已经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了?想到这里,她悄悄把弯刀别在腰后……

  父亲没有注意帕蒂的举动,低着头自顾自地说着:“所以,我们家族世代都在培养‘佛血小叶紫檀’,到了我和你母亲这一代,整整培养了十八颗。只要把这些珠子串起来制成佛珠上交到孔雀王城,就可以摆脱首陀罗的低贱种姓,这是家族历代追求的目标。

  “但是出现了一个意外。你母亲在体内种上黄连木珠的时候,恰恰怀上了你。我不懂这里面的原因,可是你和黄连木珠都是靠她身体的精血养成,我曾经劝过她把你打掉,只要连喝三天香炉灰就可以。她却说你和木珠同时孕养,这不是巧合,你一定是佛祖赐予的至宝,坚持要把你生下来。我拗不过她,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就把你留下了。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对不起你。”

  帕蒂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张着嘴,完全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样一段离奇的身世。

  “可是你的母亲却日渐消瘦,到了临盆时,已经瘦得像具骷髅,根本生不出你。我急得一点办法没有,你母亲突然对我说,她实在太渴了,想喝点井水。我昏了头,急忙出去打水,回来时听到屋子里有婴儿的啼哭,我高兴地冲进屋子,却……却……”

  父亲嘴唇哆嗦着,双眼瞪着房顶,仿佛在回忆多年前恐怖的一幕,许久才说道:“床边掉了一把沾满血的猎刀,你的母亲把自己的肚子剖开,取出了你。呵呵,她的表情很安详,很快乐,我从未见到她有这么快乐的时候。你在她的怀里,用力吮着她干瘪的乳房,手里拿着那颗木珠。

  “我以为你是恶鬼投胎,把母亲养在体内的木珠抠了出来,悲怒之下想摔死你!这时你的奶奶赶过来,拦住了我。我这才发现,你的母亲后腰上,还有一道刀口。她知道自己活不了,把你和木珠都取了出来。

  “那个场面实在是太恐怖,但是却很温暖。帕蒂,你能体会到么?”

  此时帕蒂已经泪流满面,缓缓地瘫坐在地上,压抑着声音抽泣着。

  “你的命,是你的母亲和奶奶一起救下来的。可是你实在太瘦小了,身体很虚弱,眼看着活不了几天。奶奶把十八颗木珠穿成佛珠,天天为你诵经,你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她从此天天转着念珠诵经,据说每转十万八千转,就能给你增寿一天。我曾经好几次动过把佛珠上交换取吠舍种姓的念头,都被她制止了。她说你是佛祖赐予的至宝,又是你的母亲用生命换回来的,只要你能好好活着,就算是最低贱的首陀罗种姓又有什么关系?

  “你的名字——帕蒂,是奶奶给你取的。在咱们的故乡,这两个字的意思是‘宝贝’。这串念珠在她生前就说过传给你。带着念珠找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去换取吠舍种姓吧,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不用管我……”

  父亲用尽全身力气站起,走出灵堂:“我这辈子就在这里陪着她们俩。念珠就在你的奶奶的手腕上,自己取下来吧。”

  七

  夜已深,冰冷的夜风从山上吹来,浸透了帕蒂全身的血液。父亲在屋外发出长长的叹息,帕蒂看着覆着一层白布的奶奶尸体,心头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砸着。

  “母亲,奶奶,你们为了我这么做,不值得。”帕蒂咬着嘴唇,几缕鲜血顺着嘴角流出,“父亲,我对不起你。”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