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印度异闻录

点击:
前  言

  我躺在床上,听月饼说了一整夜故事。

  月饼一直讲到天亮,抽完最后一根烟,隔壁宿舍的同学已经窸窸窣窣地出门做早操,屋子里和火灾现场差不多,隔着浓浓的烟雾,我几乎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月饼往床上一躺:“累了,我先睡一会儿。记得帮我买晚饭,中午别喊我了,喊了也起不来。”

  我虽然也困得睁不开眼,但是月饼的讲述让我心里直打哆嗦,躺下闭着眼睛,那一幅幅故事画面在脑海里不停地浮现,索性起身洗了把脸,看着墙上的世界地图。

  边境线包围的印度,像是一枚熠熠生辉的钻石。

  我根本想不到,这个谜一样的国度,这个经济发展极快、人口急剧增长的国度,这个软件业仅次于美国世界排名第二的国度,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这个孔雀王朝、佛教、圣雄甘地、诗人泰戈尔的诞生地,竟然隐藏着无数件诡异的事情……

  月饼讲述的事情,有些是他亲身经历的,有些是道听途说。别人根本不敢想象,怎么会有人遇到这么多别人一辈子都难以想象的事情。

  也许正如他临睡前所说的那句话:“当真正接触到最高端的科学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遇到的任何科学现象都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在战场打仗的士兵,每天都在枪林弹雨中度过,过着今天不知道明天的生活;在安定繁华城市里生活的人们,只能在电视、电影里看到一星半点战争画面,根本感受不到战争的真实和残酷。真实与虚幻,取决于你是否走进那个不同的世界、是否触碰了不同的东西。就像咱们俩走进了这个世界,自然会见到别人根本见不到、碰不到的事情。”

  他说得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命!


  第一章 被诅咒的紫檀念珠

  喜马拉雅山的山脚下,有一个美丽安静的村庄。这个村庄的村民,世代为皇室提供优质的紫檀木。不过,紫檀木生长周期极为缓慢,加上长期大量采伐,几近绝迹。不能按时交上木料的伐木工人,皆被处以极刑惨死。

  这一年,村里接连失踪了十七个年轻人。有人说,这些人都已经被秘密杀掉,用来培育出更有灵性的紫檀念珠。可是老人们却说山上有女鬼,夜深时出来勾引年轻男人,吸他们的阳气修炼。而冤死之人的尸体,左眼都变成了红色,化作冤鬼,世代诅咒这个村庄……

  佩戴紫檀念珠禁忌:一、不要在睡觉尤其是夫妻同睡的情况下戴念珠或者放在床边。二、用手触摸过葱、蒜、韭菜不要佩戴念珠。三、不要随意触摸其他人的念珠。四、捻念珠的时候,每捻完一串,要将念珠翻转以后再继续捻,不要越过佛头间断的循环捻佛珠。五、佩戴老串念珠,一定要对念珠知根知底,了解来历,否则不要随便佩戴。

  另外还要切记一条:如果疏忽带着念珠入睡,清晨起床时一定数清楚念珠在手腕留下的印记。如果是双数,可以放心做事;如果是单数……

  一

  难得周末,帕蒂本想好好睡一觉,但是想到昨天答应了摩拉要去庙里参拜,只好懒洋洋地起床,打了个电话给摩拉。

  没想到摩拉从MSN上直接回了一张图片(相对于中国的各种聊天工具,国外的网络互动方式十分贫乏,一般是邮箱或者MSN),是她和一个男子在纳拉因庙的合影,还附了一句话:“快来,等你。”

  帕蒂心里有些不高兴,既然是和男人约会,为什么还要叫上她?不过既然衣服都换好了,也只好去一趟。

  帕蒂站在黄色车身绿色顶棚的三轮出租车前,和又黑又胖的司机讨价还价半天,才商议好了去纳拉因庙需要用多少卢比。

  在新德里,由于地铁的覆盖范围有限,导致这种加天然气成本极低的三轮出租车遍布城市的大街小巷,司机漫天要价、不用计程器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还好帕蒂经常坐三轮出租车,懂得如何同司机讨价还价,再加上人长得又漂亮,倒也很少被坑钱。

  坐上车,上下颠簸的三轮车让帕蒂没吃早饭的肠胃有些不舒服,司机泛着黄渍的白衬衣散发着腐肉似的汗臭味,顺着风顶进鼻子,更让她觉得恶心。

  她摘下戴在手腕上的紫檀念珠,十八颗圆滚滚的珠子颜色深紫,入手沉甸,每颗珠子都裹着层油亮的包浆,一看就知道盘了很多年头。帕蒂默念着经文,手里转动着念珠,心里宁静舒服了许多。

  司机透过后视镜偷偷瞄着帕蒂,发现她目光呆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司机的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悄悄地拐了个弯,转进一条阴暗的胡同。

  他根本不知道,坐在车中的帕蒂,从玻璃中看到了奇怪的影像!

  肮脏的车玻璃映出帕蒂美丽的脸庞,渐渐地,玻璃中的人像模糊起来,幻化成一张木椅,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嘴里念念有词,手里拿着一串紫檀念珠,由手心至手背方向反转着,如同她在表演前生那场从未谢幕的电影……

  二

  2400年前,孔雀王朝,喜马拉雅山南麓。

  “帕蒂,爸爸今天要上山寻找紫檀木,三四天就能回来,你在家照顾好奶奶。佛祖保佑这次也能找到!”父亲察德紧了紧背囊,往布褡里塞着烤饼。

  帕蒂漫不经心地答应着,趴在窗户望见父亲出了屋子蹲在奶奶身边,亲吻着她的手背,奶奶抚摸着父亲的头发,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话,又继续转动着紫檀念珠。

  父亲背影越来越远,终于转过山脚,帕蒂心里欢呼,厌恶地瞪着坐在木椅上的奶奶,蹑手蹑脚往外走去。

  “帕蒂,你做什么去?”奶奶抬起头问道。

  帕蒂瞥着奶奶死鱼肚颜色的眼珠,假装欢喜:“奶奶,我去摘些果子给您吃。”心里却骂道:老不死的,眼睛瞎了,耳朵还这么好用!

  “帕蒂是个好孩子,早去早回。”奶奶咧嘴笑着,皱纹如同无数条粗大的蚯蚓堆积着,嘴里仅有的几颗牙齿长满恶心的黄渍。

  “奶奶也要照顾好自己哦。”帕蒂松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跑了。

  “帕蒂是个好孩子,愿佛祖保佑她。”奶奶轻声念叨着,空洞的眼神凝望着远方,叹了口气,继续念经,转动紫檀念珠。

  山间满是不知名的野花,帕蒂摘了一朵别进乌黑的头发,对着清澈的溪水照着,满意地拍拍胸口,唱着歌向山顶走去。

  站在山顶,俯视着山坳里残破不堪的村庄,帕蒂有些失落。凭她的美貌、歌声、舞技,完全可以被选入王城侍奉达官贵人,在孔雀王城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可她偏偏出生于印度四种姓中最低贱的首陀罗,只能从事农耕渔猎这样的低贱工作,而这个村落里的所有人,更是世代受到奴役,成为首陀罗中命运最悲惨的采木工。

  孔雀王朝的君主无忧阿育王潜心佛教,大兴土木,建造佛塔,被称为“佛祖血木”的紫檀木更是成了皇室、寺庙必用木材。传说中佛祖生于无忧树下,悟在菩提树旁,终生苦修布道。途经老山时,折了一根树枝作为拐棍,却发现树枝淌出鲜血般的汁液,佛祖长叹道:“我生于木悟于木,却在劳累时折木而休,忘记草木皆有灵性,苦修之心还不够坚定啊。”

  话音刚落,手中拐棍化作一条青龙,腾云而飞,成为佛祖护法,在空中盘旋,片刻不离佛祖左右。所以紫檀木又称为“青龙木”。紫檀木生长周期极为缓慢,百年才长粗食指长度,千年可长成手掌粗细,再加上树干扭曲很少平直,空洞极多,所以又有“十檀九空”的说法,可想而知采集有多困难。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