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是医院一保安 第5节

点击:


大伙儿准备在宿舍吃一个火锅。老杨又从他那柜子里拿出了一瓶酒来,老杨就这个毛病,总是喜欢喝两口,有时候上班间隙他都要跑到宿舍喝一口,所以他的那个柜子随时都准备的一瓶酒。

大家吃吃喝喝,个个都红光满面的,吃的差不多了,老胡递给我一只烟。这小子当初也是不抽烟的,不过这几年在外面也习惯了抽烟喝酒。

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在兴头上,我也就接过来了。这第一口就用力过猛,呛的我咳的不行。大伙看我这衰样,都笑的前扑后仰一个。等缓过神来,李小龙说道:“听说昨天欧阳又把他那个破事讲给你们听了,今天我也讲一个。”

“什么叫我的破事啊,你这人会不会说话!不过小龙你也碰到什么事情,我们怎么没听你说过啊?”欧阳反驳道。

“有些事情说出来也没什么作用,大家都还在这做事,反正也没发生什么,说出来吓到大家也不好。这不是看到小飞投缘,我也就说出来跟新人听听,让他们以后据着点。”

说,说,大伙也鼓噪起来,等着李小龙说下去。“小飞,你今天应该看到大门旁边那个停车棚了?”小龙问道。

“嗯,看到了,怎么了?”小龙说的那个停车棚就是在大门旁边的一个停放自行车跟电动车的棚子,因为深圳这种流动人口居多的城市,特别是大多数都是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很多人的交通工具都是骑电动车跟自行车。

有些看病的人急急忙忙的赶去看病了,也就把车随便停到医院大门旁边。以前这样给了很多偷车贼可趁之机。后来老狗就建议修一个停车棚,让一个保安专门去看管,这样病人停车也就安全多了。

你可别以为这是老狗多好心,他修了一个停车棚之后自行车停车费一块,电动车两块,充电五块,就这一个棚子让他每个月多了上万收人。

不过这收钱一般轮到那个看车棚的保安自己也可以拿两包烟钱,只要不太明显就行了。这种方法也算是三方都得利,毕竟总比丢车好。不过看车棚这种事情一般轮不到像我这种新进保安,等混熟了才有机会去。

“就是车棚这也是二十四小时岗,晚上我们也要一个人通宵在那看着,特别是晚上,那时候大门岗不需要人看了,整个室外就车棚一个岗在那,除了门诊部大楼能透过光亮来,周围都是黑漆漆的。”李小龙这时候停顿了下,缓了口气继续往下面说。

那天晚上刚好是我看车棚,这个位置你们也懂,是个好差事。所以我心情还算不错,那天晚上也不是很晚,十二点多,对于我们这种上夜班的,十二点多基本才算一个开始,那天晚上天气不怎么好,一直刮着风,呼呼的响。

这种天气又是往后半夜走了,所以基本也没什么病人来放车取车,老狗肯定也回家抱老婆去了,哪还会半夜在这跟你吹冷风,领导们也早就下班了,没人监督,我也就一个人拿着手机在看电子书。

盯着手机屏幕看久了,我也就抬起头来活动活动下,这时候看到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急急忙忙往医院赶,这么大半夜一个女人往医院赶,还是比较少见的。所以我就多看了她两眼,那个女人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当时我没想到怎么形容。后来我回过神来,就是漂移。

“漂移?”说到这里我插了一句嘴。

“对,就是漂移,一般正常人跑步迈步子,上半身肩膀总会随着脚步而上下浮动,除非有人特意挺胸用正步方式才不怎么明显。这大半夜急急忙忙往医院跑的谁还有心情搞这些步调?当时我也没往这方面想,这是觉得这走路方式有点怪异罢了。如果不是又碰到她,我估计这件事就这么过了。”李小龙这时候拿去酒杯喝了一口。

我就这样看着她进入了医院的大厅,也就没管这么多了,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了。那时候晚上两点了,这时候我看到她出来了,她这次出了大厅就直接走直线,而大门是在斜对面,我看到她都走到墙边了还没反应过来。

当时我以为她是检查出什么大病,精神状态不怎么正常,恍恍惚惚的。我看到她马上就要撞墙了,我立马站了起来,想叫住她。可这时候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她就这么的走进了墙里。

李小龙这时候又停下来喝了一口酒:“当时我真是被吓住了,我还以为我看小说看久了眼花了呢,我使劲揉了下眼睛,发现那真的是一面墙,那个女人就这么走进去了!我那时候赶紧站起身来想拿出对讲机叫个哥们过来下壮胆。”

然而那个女人又从墙里走了出来,而且直接往我走过来,我当时吓的全身都僵硬了,对讲机拿手上都忘记使用了,这时候我借着停车棚的灯光才看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红色的衣服,那是衣服上沾满了血!

她就这么披头散发的像我走过来,我看到她身上手是断的,半边身子都碎了。我跟你们说,我都快吓的尿裤子了!

就在这时候,我对讲机响了,里面传来老杨的声音,一下子让我回过神来,我立马跑出车棚,往老杨所在的家属区岗位跑去,庆幸的是这女鬼也没有追我。

“你不是说没人知道吗,怎么又有老杨也在这里面?”欧阳听到这里插了句嘴。

“是我叫小龙别说出去的,这种事情告诉你们也没意义,徒添你们的害怕。人怕鬼,鬼也怕人,无非是看当时的情形谁强谁弱。你们这都是20来岁的小伙子,正是阳气旺盛的时候,只要你自己不害怕,别短了自己的心气,自然一般鬼神都要躲着你走,他们也怕被冲散。所以不告诉你们,免的你们上晚班胡思乱想好。”老杨解释道。

“老杨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啊,我原来都没发现。”欧阳露出一副非常吃惊的表情。

“这年纪大了自然见识就多点,没什么。”老杨又深吸了一口烟,没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而我却隐隐约约觉得杨叔没他表现的这么简单,因为在他身上总能让我感受到一种安心沉稳的感觉。

后来才知道在隔了我们医院几条街发了一场车祸,一个年轻女子在救护车还没赶到的情况下就已经不行了,车祸症状跟李小龙看到的情况差不多。应该这么年轻亡魂心有不甘,还是潜意识的自己往医院跑,希望能抢救。

吃也吃的差不多了,天色也黑了,趁还有晚班公交车,李小龙就赶忙着要回去,这要是彻夜不归,嫂子估计不会相信他只是为了在宿舍聊天。而我还沉寂在杨叔说的那番话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只有我一个人了,面对着满桌的狼藉。

李小龙一个人跑了,老胡赶紧去洗澡了,欧阳这货去找小护士增进感情去了。杨叔躺在**上嘴上还一个劲的嘀咕着,人老了啊,这几杯就喝醉了,醉了醉了。

看到这场面我真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我还是低估了这帮家伙的无耻程度啊,原来他们早就想到要有人刷锅,就我一个人新来的没反应过来!

等我收拾好躺在**上,又看着那一片天花板,夜深人静又有点想家,这么大了真是矫情,睡觉!

第六章有车了不起

第二天早上我没有被老胡叫着起**了,头一天晚上我就设置好了闹钟。洗漱完毕也就跟着老胡去吃早餐。

我问道:“老胡,这今天我们不会又是去站大门?这站大门我总觉得好不自在。”

“不会,今天我们是先去家属区。”这医院后面就是医院的家属区,在家属区的大门设了一个保安亭,也就说我们还要兼顾小区保安,不过好在就是医院的小区不大,就几栋楼房,进出的车辆也少,所以不需要频繁的开关门什么的,也算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轻松的活。

来到了食堂,今天早餐有我爱吃的米粉,这算一天有一个好的开始了。我端着一份早餐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而老胡这小子却去一群实习小护士那桌去了,真是见色忘义。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