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是医院一保安 第4节

点击:


我跟着老胡来到了办公室,见识到了他们嘴里经常说着的“老狗”,大队长个子挺搞大的,肥圆脸剃了个小平头,看年纪大概三四十岁。正坐在办公桌前面写着什么。

老胡过去叫了一声大队长。至于他为什么叫老狗,我后来知道大队长原来姓葛,曾经有个医院领导普通话不标准,叫老葛老葛,总是被别人听成老狗老狗,后来这外号也就传开了,我们私下里都叫他老狗。

他抬起头来:“这就是你姐夫昨天介绍来的黄一飞?看着还挺小的啊,做事牢不牢靠啊?”

“队长放心,小飞只是刚从学校出来,带着一点书生气,工作绝对是认真的。”老胡帮我解释道。

而我在旁边心里犯着嘀咕,不就是一保安吗?这还有什么难度,需要说做事牢不牢靠?这货就一个领着二十人的所谓“大队长”这说话的方式跟电视上演的领导似得。不过这也就是心里这么想,表面上我还是规规矩矩的站在旁边听着他俩的对话。

“那好,他今天就先跟着你熟悉下,你们两人双岗,等他熟悉后就单独做事。”说完他就把头低下继续在写着什么去了。而老胡则带着我退出了办公室。

出了门后,“看到了,这人就这一副装逼的样子,而且还特黑,最喜欢找茬扣你工资装进自己腰包,还吃着空额。这货要是在我们老家,我不晚上找个蛇皮袋罩着他打我就不姓胡!叫他喜欢装!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他要是刁难你,大不了我两不做了,干他一顿就走人!”

听着老胡这虽然有点吹牛的大话,不过我心里还是暖暖的,这才叫哥们。然后我问老胡接下来我们具体要做什么事情啊,老胡手一指大门,对,没错!就是看大门。就这样,我人生的第一份职业的第一件具体事情就是看大门。

就这样,我跟老胡一人站在大门的两端,这来来往往的病患让我感到很不自然,感觉自己像个耍猴的一样,每个人来往都要盯着我看两眼。而老胡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什么,居然还能在那闭目养神。

高考是六月,我来到这已经是七月,而且这里又是沿海,正是夏日酷暑,没一会儿我就汗流浃背,感觉衣服都贴着后背。这上面的遮阳棚又不够大,晒的我感觉晕呼呼的。

“小飞小飞,领导的车快要开过来的,就是那辆黑色的奥迪,它经过大门的时候得敬礼”对讲机里面传来了老胡的声音。

啥?还要敬礼?我还没愣过神来,不过看着对面的老胡已经行动了,我赶紧也跟着敬礼一次。这是什么东西啊?我这是医院保安还是部队站岗,居然一个领导车开过还要敬礼?这一个医院领导的官瘾也太大了点!

好不容易挨过了两个小时,终于可以换岗了。“老胡,为什么这还要敬礼啊?这不是,大门这么多人,看着好丢脸啊。”

“这有什么办法,这医院就这破规定,说显得正规,大门还有摄像头看着呢,给他看到三次没敬礼就扣五十,反正抬下手又不会死人,他喜欢这样我们就敬呗。”老胡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想想也是,也就这么大点事。哎,我这书生气还是太浓啊,还没习惯上面有上级领导什么。当初在学校老师要做什么还会和蔼跟你解释,特别在一些贵族学校,有钱有势的学生老师管都不敢管。现在上面叫你做什么就要做什么,你只是下面一个小喽啰罢了。

也许是站大门辛苦后就可以轮换一个轻松的岗位,我接着跟老胡来到妇产科。

正当我好奇这两个男保安来妇产科干什么的时候,老胡仿佛察觉到了我的想法,开口解释道:“这年头不是很多拐卖婴儿的事情发生吗,而且很多人口贩子扯孩子母亲不注意,直接从医院抱走婴儿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所以我们的任务也就是在这里看着有那个抱着婴儿出去的上去询问登记一下。”

确实这是一个防患于未然的方法,这医院领导还算有点责任心,特地在这安排了一个岗位。不过这个岗位确实轻松,我跟老胡就这样聊着天,吹着空调就一下过了两小时。

这到中午十二点了,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因为我们是双岗,肯定不能一起去吃,要留一个人在这看着,所以老胡就让我先去。

我坐电梯下到了一楼大厅,打算从大厅后门去食堂,这时候听到非常嘹亮的警报声传来,急救车急救拉着病人回来了。这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急救车抢救画面,所以我也就凑了过去。

救护车停到到紧急车位,而急救室就在旁边大概五米处,已经有几名医生护士在那等着了,这时候救护车车门打开,从上面抬下了一副担架。

担架上躺这一个年轻人,看样子应该是砍伤的,衣服上全是血,而皮肤异常的惨白。医生把他抬到抢救室的过程中恰好从我身边经过,我这才看仔细了,全身有多出刀伤,最深的一刀膝盖上段,感觉都快砍断了,那红的肉,白色的骨头就这么暴露在我的眼前。

医生就把他放在抢救台上吸氧,插上心电图,已经显示没有心态了,看着医生用电击起跳,那青年的身体触动了几下,可心电图就波动了一下依然是一条直线。

我就这么近距离的直面死亡,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在原地愣了几分钟我才回过神来,闻着那空气中还飘散的血腥味,突然觉得胃里有一股恶心感。得了,这看样子中饭也不要去了,吃也吃不下,我就一个人想去宿舍休息一下。恰好在宿舍碰到老杨,老杨正在吃着他老婆给他带来的午饭。

听说杨叔有家有室,可是一直住在宿舍,他自己说回家走来走去麻烦,还不如住在宿舍轻松。杨叔看我这饭点还来到宿舍,就问我吃饭没了,我说我不想吃。杨叔就非要把他老婆带来的饭菜分我一半。杨叔这举动让我心里感觉到了一许温暖,我就把我不吃的原因说给杨叔听了。

杨叔听后只是微微一笑,也就没在劝我了,只是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递了一根给我,问我抽不抽,我摇了摇头。

突然想起我刚来的时候特地买了包烟,还没散出去几根,我就拿了出来:“杨叔,我这还有包烟,我不抽的,送给你抽算了。”

杨叔也没拒绝,直接就收下了:“小飞,这种事情在医院是经常碰到的,习惯就好了,以后说不定还会碰到更特别的。”

“什么更特别的?”我反问道。“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还是先吃东西,下午还要上班的,不吃东西怎么行。”说完杨叔又把饭推了过来。

经过跟杨叔的一番倾诉,我也感觉好多了,就跟杨叔一起吃了起来。

下午依然在那个妇幼科岗位,轻松但是除了跟老胡一直吹水也没多大事情可做,终于磨磨蹭蹭的熬到下班了。

第五章走进墙里的女人

晚上回到宿舍,不得不再次吐槽下伙食,对于喜欢重口味的真是无从下饭,希望我在日后的日子里能慢慢习惯,不然这点工资也就自己去外面吃也差不多花完,每个月白干了!

今天下班李小龙没有立刻回家,也跑到了宿舍来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昨天还没有好好跟我聊天,今天一定要跟大家一起吹吹牛。我读书的时候一直是通校,从来都没有住校过,这种大家能一起的感觉真是挺好的。

当然,除了洗澡洗衣服这点,在几个大老爷们我只能说洗澡跟打仗一样,每个人进去洗澡加洗衣服平均每人就十分钟。

特别是猴子,这货懒到我惊为天人,他洗澡就是直接穿衣服对着水冲,然后再把衣服脱下来随便搓几下这样澡跟衣服都完了。用他的话来说这样既省事又效率,至于干净不干净,那就是他的问题,反正我是不会跑到他**上玩。

为了庆祝我们这一组的人到齐,欧阳不知道去哪搞了一个电磁炉过来,架了口锅,然后我们去隔壁的小超市剁了一只鸡,加上一些小香肠跟一些蔬菜,最后还不忘买了一把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