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是医院一保安 第3节

点击:


“那你说来听听啊,我也正好没什么睡意。”

欧阳听到这句立马爬了起来,还点了一根烟,把架势做足了,才开始说出他见到的事情。

第三章肿瘤科

那时候我跟老胡来的时候差不多,差不多也是来了几个月的时候。那时候前任队长也还在,你们知道的,我们这夜班要从8点上到第二天八天,而且医院每层楼层都要分出一个人巡视,以防晚上什么小偷偷窃财务等,毕竟这些都是病人的救命钱。

这一天晚上,我刚好在肿瘤科,这些病人很多都是恶性肿瘤,也就是俗称的癌症。一般人晚上都不想在这层楼巡视的,因为这里时刻充斥病人被病痛折磨的呻呤声,更别说晚上听着了,这时心里比较慎的慌,在护士台周围还感觉好点。

最主要的是这里是除了ICU外最死气沉沉的地方,其实这里很多癌症病人没有到不行的时候,但是这些病人在癌症这个名词的精神压力下显的特别的沉重。

大概晚上三四点钟的时候,护士台的护士也坐到里面的办公室了,外面走廊也就我一个人在这看着,这时候走过来了一个病人,大概六十岁左右。我看着他踉踉跄跄的走着,我就上去扶了他一把。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在这走廊走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可以帮你叫下医生,在病**的**头也有按铃器的,哪里不舒服你也可以按一下,医生就知道了,你这样就不需要自己走出来的。”

那个病人低着头没有说话,护士台照射过来的光亮射在他的脸庞上一片惨白的。

欧阳这时候停了下来,又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我当时心里就有点打鼓了,毕竟医院这地方是,又是这大半夜的,这种感觉要多怪有多怪。”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那病人说话了“你是个好人!”

为什么会是这句话?听到这句话怎么感觉瞬间有种被发好人卡的感觉!不过我还是说了句:“大爷,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大半夜还不睡对身体也不好啊,毕竟你现在是病人要多休息的,休息好了才能康复的更快。”

“小伙子,我自己是身体我是知道的,我时日不多了,但是我亲人现在不在身边,有些话我也忘记跟他们说了。你就好人做到底,如果明天我家属来看我,你见到我老太婆记得跟她说要保重身体,不要太伤心了。还有对我儿子说要照顾好我孙子,媳妇为人太强势,不要让她影响到孙子的性格,要好好教育。”

这大爷说完我就感觉奇怪了,这怎么跟交待后事似得,这实在不行他明天等他家人来自己去说也行啊,没必要非要我转告。

这时候护士办公室的护士也许是听到外面的说话声了,一个护士打着哈欠就走了出来。她看了我一眼,连打哈欠的手都没来得及放下脸色就变的煞白。

我一看她这表情,瞬间也就明白了什么,毕竟我这心里也一直犯着嘀咕,只是这种事情谁也没碰到,最多也就有点害怕的感觉,谁想到会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战战兢兢的说道:“难道。真的是的?”护士望着我僵硬的点了点头。

我有种腿一软的感觉,跟着小护士两人瞬间跑回了办公室。看着科室里的值班医生跟另一位值班护士,人气旺了我才缓过神来。

值班医生跟另一个护士看着我们这样莫名其妙的冲进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这时候我也顾不上向他们解释什么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你的样子好像知道这个大爷?”我对着那个护士说道。

“嗯。这个大爷是我们科室的病人,不过昨天下午快不行了,已经转移到ICU了,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了!”那个小护士也不停的吞咽这口水,看样子还是有点惊魂未定。

这时候值班室的另两个人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同样一下脸色变的有点难看,就这样我们四个人一直在办公室呆到天亮。

天一亮,我立刻赶到了保安室,我还有个情况没弄明白,这老大爷还在ICU呢,还没死。为什么这出现这种情况?我脑袋一直在充斥着这些疑问,等到交接班的时候到了,我交接完,立马跑去了ICU监护室。

恰好门口站了一群人,正在隔着窗户哭泣,我上去一问才明白,原来正是那老大爷的家属,大爷已经在凌晨去世了。我想昨晚应该是大爷心愿未了,已经等不到亲人来交待后世了,恰好我就正好巡视那层楼房给碰到了。

受人所托,终人之事。何况是遗愿,我把老大爷对我说的话转告给了家属,在家属惊讶的眼光中我都有点不知所措。

我回到了办公室,在监控画面中看着大爷的遗体被转移到了太平间。你们知道我是本地人,我们粤港都是比较信这些东西的,这些东西也是比较有传统。

第二天我又去买了些纸钱,趁老大爷还没被转移到火葬场的时候烧了纸钱给他,并告诉了他托付的事情我也已经转达到了,当天晚上我就又梦到那老大爷对我道谢了。

欧阳深吸了一口烟道:“我这算运气比较好的,而且善始善终,最主要的是人做事要凭心,没过多久我也就升了个小队长了,虽然不是什么大利,毕竟是好人有好报。”

我听了之后觉得异常惊奇,虽然我小时候也碰到过,但是那时候年龄小,懵懵懂懂的,根本没有这样直观的面对,想不到世上真有这种事情发生,不过我还是怀疑的说了句:“你这是真的假的,不会是编出来的故事忽悠我。”

“这要是我骗你,我晚上就再碰鬼!绝对我亲身经历,要不是这次还算有惊无险,又升职了,我恐怕这份工作我都不敢干了!”欧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睡,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你要知道老狗天天就盯着你迟到好扣工资,每个月就这么一千多,被扣几次也就这个月白帮老狗干了。”杨叔说完把烟头掐灭,躺了下去,欧阳看到杨叔也都发话了也赞同的说睡觉算了。

老胡起身关了电视,顺道把灯也给关了,房间一下陷入了一面黑暗中。我躺在**上还在回想着欧阳讲的故事,这医院真有这些脏东西,这欧阳算是运气好,只是碰到一个心愿未了的亡魂,这要是碰到一个横死亡魂这该怎么办?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发生的事情操哪门子的心,杨叔不都七八年了也没点情况吗,这哪这么容易碰到。

这一天风尘仆仆的我也累了,说完这句话我也就眯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不过后来我要是先知先觉知道我就是这么容易碰到。不知道那天我还能睡的这么安心吗,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第四章第一天上班

早上七点,我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老胡已经掀我被子了:“小飞,快点起**了,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可别迟到了。我已经帮你去后勤领来衣服,你赶紧换上!洗漱完我两一起去吃早餐。”

如果说我这人作息时间有什么优点的话,那不赖**不知道算不算的上是一个优点。主要是当初家里也没电脑,每到周六周日就跟一群小伙伴去网开黑,但问题是我们放假别人也放假啊,开黑当然要五连坐!

所以当年为了能五连坐,周六周日无论刮风下雨,寒来暑往,我都没有趁着节假日好好睡一觉,一大早就赶去网抢位置。

现在仔细想想,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把这份意志用在读书上面,我也是清华北大的高材生了!

“哎,我说你丫的别坐在这不动,你这是在梦游啊,快点穿衣服。”听到老胡这一声催促,我赶紧回过神来,把制服穿上。

话说这还是我第一次穿类似制服样的工作装,虽然只是一套保安服,不过看着蛮像警服的。换上大头皮鞋,看着镜子面前那张还略显青涩的脸,今天就是我步入社会另一段生涯的开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