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是医院一保安 第2节

点击:


有一句说一句,食堂的饭菜还是不错的,不过对于我一个湖南人来说,菜里没有辣椒就算了,居然还放糖,这该怎么下饭啊!所以我就拖着老胡出来两个人找了一个小地摊去点几个小菜两瓶啤酒边吃边聊去了。

基本上我就问了下这上班时间,该注意什么?老胡一嘴菜含含糊糊的说道:“基本上我们就是早晚两班,一个月放一天假,每天八小时,加班就12小时,加班费另算,一般一天下午那时候看病的人少了,所以只要有一半人加班也就能做到两班倒了。

不过我跟你说,其实本来我们医院标配是24个人三班倒的,现在变成20个人两班倒了,白天幸苦12个人,晚上八个人。这空额就被大队长这老狗吃了,加班费还他吗就五块钱一小时!不过还好就是基本上不要做什么体力活,再一个也就是耗着上班时间过,上班时间长点也还能接受,起码比进工厂流水线轻松多了。”

吃的差不多了,也了解了基本上班时间,时间也七点多了,八点是晚上交班是时间,我们也就往回走了。

第二章结识

这一次来到宿舍,大家都已经醒来准备交接班了,老胡本来是晚班了,他为了让我熟悉下环境,特地找队长调了下班,明天跟我一起上白班。欧阳锋把我拉到大家中间宣布了下大家今后将会来了一位新同事,互相照顾下。

不得不说,同是背井离乡的打工仔,大家都还蛮热情的,老杨还摸出了一瓶白酒,准备我们白班的兄弟一起喝一杯。欧阳人很外向大方,打发一个叫猴子的去外面买点凉菜,大家就准备晚上喝一喝了。

虽然我刚从外面吃了回来,但是这种时候我肯定要融入集体的,出门在外,靠的就是朋友,这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好的多了,没想到相处的还是比较容易的。

男人在酒桌上就是自来熟,几杯下肚也就称兄道弟了,我原来最多也就喝喝啤酒,这喝了二两白酒就开始有点上头,也就放的比较开了。我们这一组除了我,欧阳,老胡,杨叔。

还有认识了猴子,人如其名,瘦瘦小小。老牛,本姓刘,非常憨厚的一个农村汉子,所以大家叫他老牛。还有一个大个子,也是新人,比我早来两天,身高差不多接近一米九了,这在南方算比较高的身高了。

还有一个叫李小龙的,真名没说,不过体形跟李小龙非常接近。这个是除了老胡外跟我交流最多的,用他的话来说,不知道怎么的看到我就一见如故,感觉非常亲切。他结婚不久,新婚夫妻舍不得分开,在外面租了房子,也是我们这里唯一个没住在医院宿舍。

还有几个在加班的也就没有过来,喝开了大家也开始胡说起来,在医院什么话题最多?自然也就是死人了。保安这种活,一般不是小区守大门的老头子,身强力壮的都是干不长的,欧阳这个小队长来了也才一年多,在这干的最长的是杨叔,差不多七八年了。

欧阳他们开始吹嘘各种死人的惨状,死人看多看的都麻木了。我对这方面不怎么好奇,反而对经常流传的一些医院灵异传说比较好奇。

其实在我小的时候,我外婆非常信这个,拜神拜佛,还经常去“问仙”,大概意思就是问那种被死去的亲属上身的神婆。

我小时候就在旁边看着,那些神婆念完神神叨叨的咒语后被上身回答阳世间亲属的问题。那时候也没什么害怕的概念,只是觉得这很神奇。

不过在外婆耳濡目染的情况下,也自然对这方面比较了解,不过一般这种事情不会对同龄人说出来,不然别人还会嘲笑你封建迷信。

我从小命格属于偏弱,经常被惊吓到,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最多的情况是一团莫名的黑影,然后就会沉默不语发高烧什么的。小时候外婆也就经常帮我喊魂,在我映像中就是用我穿过的衣服,用一种特殊的语调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归来。

一般喊魂后第二天基本高烧都会退去。如果还不好的话,外婆就会找神婆烧一碗符水给我。

后来外婆去了老屋翻箱倒柜找了一枚老铜钱出来,用根红绳栓着在我脚上,之后我就很少碰见这种情况了。不过那枚铜钱我长大不好意思戴在脚上了,一直放在钱包里。

就这样,吹吹牛,互相喝了几杯,明天早上还要早起上班,所以大家也就点到为止。收拾完桌子,老胡帮我把**铺好。这不得不说沿海就这点方便,四季都不怎么冷,不需要带什么行李,一**席子铺上就搞定了。

“小飞,明天早上八点上班,七点我就叫你起来领了制服去吃早餐”“没问题”我回答道。说完我就一个人去了卫生间打算冲凉。

这时候一个人站在喷头下面,这忙碌了一天我才彻底有了安静的机会,我闭上眼睛,让水流从头而下,就在我张开眼睛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窗户上有一块黑影转瞬而过。

没这么倒霉,这都多少年没碰过的事情,这刚来第一天就见了?也许是水流冲进眼睛里产生了重影了,我也就没大放在心上。

冲完凉出来,看到大家都躺在**上看着电视。我这是仔细看着这环境还挺不错的,有电视有空间。而且这医院的电反正不要自己出钱,空调是24小时开着的。我也爬上了**,我谁在上铺,老胡睡在我下铺。

躺在**上,在这陌生的环境里面,不知道是认**,还是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我一点睡意也没有。我就这么看着天花板,突然有点想家了。

我在心理默默告诉自己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了,要习惯在外面闯荡的日子。旁边的下铺是老杨,杨叔正点着一根烟,依靠在**头不紧不慢的抽着。而上铺的欧阳玩着手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躺在**上胡思乱想心理不好受,我就跟杨叔说起话来:“杨叔,你在这医院做了多少年了?”

“七年多了,快八年了。像你们这种小伙子我看着走了一批又一批了,做这一行是要受气的,你们这小年轻一是不甘于只做一个保安的,二是你们受不了到时候别人给你们的脸色。”

杨叔这句话让我一愣,我确实没想做什么保安,只是刚毕业出来一个临时落脚点而已。只是后面这句话,在我当时还理解不了,到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一个保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杨叔你在这医院这么多年有没有碰到什么古怪的事情?”

“古怪的事情?”杨叔深吸了一口烟,微微笑了下,“小飞,你这也不要害怕,医院其实也跟平常的地方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看到死人容易点,那些死人也不需要你去搬运,别担心。”

“我不是害怕!”我赶紧澄清自己,不想被杨叔认为我是胆小。“我只是对这类故事比较感兴趣,杨叔你说个来听听。”

这时候上铺的欧阳锋一下把手机放在一边,把头凑了过来道:“你不说这个还好,说这个我还真有一件可以说给你听听。”

“你别又来神神叨叨了,你那屁事不知道说了几遍了,每次来个新人你就说一遍,这可是我哥们,你别拿你那破事来吓唬人了。”老胡这时候也跳出来插了句嘴。

“哎,什么叫我神神叨叨吓唬人啊,我这说的是真的好不,我这说给小飞听也是给小飞提个醒,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欧阳争辩道。

这句话我倒是蛮赞同的,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不信的人总会给自己找到解释,无论合理不合理。而恰恰我从小到大的经历,让我知道这些东西是客观存在的。

我一直记得我外婆教导过我的一句话:那些鬼神你可以不信,但你没必要为了逞英雄显示自己的胆量故意去做那些惹怒鬼神的事情。天地人鬼神,只要心怀一份对天地的尊重,对鬼神的敬意,谨记逝者为大这四个字,你自然可以平平安安。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