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是医院一保安

点击:
第一章初临深圳

我叫黄一飞,那一年六月高考结束,曾经把青春都献给了游戏。成绩自然不怎么样,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怀着那已经远去的梦想孤身一人南下,那里有我一个好友。万万没想到的这是我接下来各种离奇事件的开始。

“喂,胡金,你现在在哪?我已经出了火车站了。对,就在出站口这里,你马上过来接我。”胡金,外号狐狸精,不过因为他长的比较老成,我喜欢叫他老胡。而他经常叫我小飞,这估计他爸当初只是想他以后多金多福,没想到这名字跟狐狸精这么谐音。我的初中死党,曾经一起逃过课,一起挨过骂。

当初班主任基本属于放弃我俩了,都坐在最后一排,还是同桌。我们也破罐子破摔,这样也正好方便逃课,每天就这样在传奇跟魔兽中挥霍着自己的青春。

如果我的成绩用不堪入目来形容的话,他的成绩完全配的上惨不忍睹这四个字。所以他中学毕业就选择不读了,一个人南下去找他的姐姐,据说他姐夫在派出所当了一个小队长,不过当时我不大清楚。

“你小子现在才来,我早就说了你就不是一块读书的料,读个高中就是浪费时间,这个什么高中凭有什么用?还不如早点出来”一见面他就奚落起我来,而我也只能选择笑笑,毕竟寒窗十年,没经历过高考也不算一个完整的学生生涯。虽然最后的结果不怎么样,不过也算给了自己学生生涯一个总结。

“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哥们我现在真是人生地不熟就指望你了啊,你这要不靠谱,我就准备睡大街了。”

“你放心,哥们别的没本事,你到我这饿不着你!”说完他接过了我的行李,带我来到了路边叫了一辆小三轮,就往他工作的地方去了。

他在一家医院做保安,因为他初中毕业那时候还未成年,不过这娃农村出来的,长的蛮老成结实的,一般别人也看不出他未成年。恰好他姐夫在这一块派出所当了一个小队长。就托关系让他在这医院当了一个小保安。

不过他也才来几个月,开始是做小区保安。保安的公司的背后大头头就是市公安局副局长,所以基本上这一片区的所有协警、保安都是一个保安公司出来的。

说实话,当初他也提醒我是在医院当保安,胆量要大点,会经常见到死人、尸体什么,我当初也没想那么多,什么工作不是工作,没凭没一技之长有个安身之所就行。

我觉得我平常胆量什么的也不小,不就是几个死人吗,有什么好怕的?不过后来事态的发展颠覆了我曾经的世界观,或许这也是他当初没想到的。

坐了十几分钟的三轮,我们来到了医院门口,我看了一眼,这医院还蛮大的,门口岗哨亭还有一个保安穿着制服在那站岗,感觉还蛮正规的。

那个保安看到我们来跟胡金打了声招呼,我初来乍到,也热情的散了根烟给他认识一下。我本身不抽烟的,虽然原来不算什么好学生,但是除了逃课上网,我觉得我也不算什么坏学生,但是基本的人情世故我还是懂点的,在出发的时刻我特地在身上装了包烟准备着。

那位保安哥把烟收下道“这就是你说的你原来的同学,看着蛮小的嘛,这书生气还是太浓啊,这到了社会上要注意点,不然容易吃亏的。”

胡金笑着回他“你又在这装老练了,你自己也不就出来几年,装的跟老江湖似得,这位是我哥们,以后多帮着点。”

“那必须的啊,这以后是同事了,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的肯定要互相帮衬着点,这没问题!”我也对着那位保安哥笑了笑,然后跟着胡金一起往宿舍里去把行李先放着。

一进宿舍门,里面显的异常安静,我发现**上的人好像都在睡觉,老胡悄悄在我耳边对我说“我们这里都是两班倒的,这是上夜班的兄弟现在都在休息,我们动作轻点,别吵醒他们了。”

我们把东西放好了,老胡带我来到了医院保安科办公室,要入职肯定要见见医院保安科长。

科长大概四十岁左右,感觉有点趾高气扬,就说了句,胡金的姐夫跟我打过招呼了,不然一般你这种没经验的进来还要去保安公司培训一个月。你人都到这里了,下午你就去公司签个合同,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了,不懂的就问问胡金就行了。然后我就跟胡金走出办公室。

胡金对我说道“这货是医院方面的,天天就知道巴结院长,经常狗眼看人低,不过我们也一般不用跟他打什么交道。我们主要领导就是公司派过来的大队长,不过那也不是个东西,我们都叫他老狗,以后你就明白了,我们先去公司签入职合同。”

穿过了几条街道来到了保安公司,下面停了一排的巡逻摩托车,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协警也是外包给保安公司的,而公司经理只是一个负责人,背后的靠山是副局长。

签了一张所谓的合同,我连看都懒的看,反正不过是临时工,这保安我也没打算长干,只要告诉有多少工资,能发到我手上也就行了。

出了公司又来到了医院,老胡带我到医院到处逛逛,好让我熟悉熟悉地方,医院来蛮大的,前面是门诊部,后面是住院区。再后面是家属区,右面一栋单独的楼是急诊室,前面停了几部120救护车,左边一栋是传染病防治中心。

大概主体也就这些布局,其余也就是食堂宿舍什么的。这时候我走到家属区发现了一个细节,这基本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挂了一面镜子。虽然我也懂挂镜子是为了辟邪,但是这户户都挂略显夸张了点。

“老胡,这医院是不是不太干净啊?这家属区的措施做的有点整齐哈”老胡满不在乎说:“这医院哪有干净的,反正这种地方家属长住不也就求个安心,没事,反正我来了几个月没发现什么不对劲,你小子不会是怕了?”

“我会怕?你怕我都不会怕!我只是好奇下而已。”话说当时初生牛犊不怕虎,是真不怕,心里完全没什么感觉,过了也就忘了。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点什么:“老胡,这医院不是都有停尸房什么的吗?你带我看看是在什么位置。”

“嗨,你小子还有点胆量哈,我在你看看去”说着他带我来到了住院部后门,我往后门看了下,里面没人,但是上面写着一个体检中心。我说:“你这停尸房总不会是开在体检中心里面?”老胡斜视了我一眼,你往旁边看看。我这时候才注意旁边有一条路通往楼底下,我当时还以为是地下停车库呢,往下一走才发现上面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太平间几个字。

“这医院居然把太平间修在地下一层,这别说晚上了,就是白天也阴森森的啊。”“还不是为了省地皮,而且修在这地下一层看到的患者也少,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太平间大门,上门居然还是一把高科技电子密码防盗锁!地上放着一个香炉。旁边还有几堆纸钱烧过之后留下的余烬。“哎,我说老胡,这为什么还用电子锁,这尸体未必还有人偷啊,至于防范的这么严吗?

老胡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是因为强制试行火葬,有些家属传统观念较强,一定要讲究入土为安,所以以前出现过家属自行带尸体回家土葬的情况,所以后来医院就装了这么一个电子锁了。”

看完了一圈回来,大概晚上五点了,老胡就带着我去食堂吃饭去了,恰好食堂还有两个保安在,老胡就拉我过去介绍了一下,一个是今后我们这一队的小队长欧阳旭峰,大家都叫他欧阳锋。年纪跟我们相仿,不过是本地人,关系较好,而且为人也灵活,就当了小队长。

一个是五十多岁的老杨,人非常和气,一直说同事都是兄弟,虽然我都是你们父辈的年龄了,但是我照样能跟你们打成一块,而我在后来的日子里叫他杨叔,这是我在这一段保安生涯中最投缘也最感激人,不过这是后话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