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紫阳 第5节

点击:


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总要面对,哭只能宣泄情感并不能解决问题,最终还是莫问率先恢复了些许方寸,出言劝住了悲不自胜的小五。

“少爷,咱们以后怎么办哪?”小五抬袖擦泪。

莫问闻言并没有立刻回答,此时不管是官宦人家还是贫民百姓都是先成亲后分家。成亲之前儿子全听父母的,成亲之后到分家的这段时间长辈才会让儿子尝试着拿主意,什么时候儿子能够独当一面父母才会跟他分家。而他成亲之前只做两件事情,一是读书博取功名,二是学医不忘本分,除此之外什么也不cao心,以至于此时拿不出丝毫的主意。

“你说咱们该怎么办?”莫问斜靠在草铺边缘,前胸的箭伤令他不敢正坐。

“不知道,我听你的。”小五为火堆添着木柴,土屋无门,并不暖和。

“咱们这是在哪儿?”莫问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主意。

“离河边不远的村子,这个村子没有人,可能害怕胡人会打过来都搬到南面去了。”小五无jing打采的坐在火堆旁。

“我来看守火堆,你睡会儿。”莫问说道。

“我看着就行,这事儿该我干。”小五连连摇头。

“我要为母亲守灵。”莫问再度哽咽。

“我也守。”小五强忍着没有再哭。

二人一直在推让,不过莫问有伤在身,最终先行昏睡。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小五又没在屋里,莫问看着躺在草铺上的母亲,再度跪地痛哭,他在深深的自责,父母新亡,自己竟然没能彻夜守灵,此为不孝。

他先前流血过多,加之连番痛哭流泪,此时感到非常口渴,小五临走之前用破瓷瓮烧开的雪水就在旁边,但他并没有拿过来解渴。

辰时,小五回来了,带回了药草和食物。

“你回去了?”莫问惊讶的看着存放药草的木匣,那是他们莫家药铺的匣子。

“你得敷药,咱们也得吃东西。”小五用药臼捣着草药。

“胡人有没有发现你?”莫问不满的说道,小五此举太过危险。

“他们都走了,可能昨晚就走了。”小五腾出手来拿碗喝水。

“城里还有活人吗?”莫问追问。

“没见着。”小五摇头说道。

“小五,咱们回家。”莫问出言提议,不知为什么他内心强烈的想要回去。

“我也想回去,可是……”小五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

“我听说胡人从来不走回头路,他们应该不会再回来了。”莫问说道,胡人所到之处犹如群狼过境,什么都不会留下,没什么可抢的他们自然不会再来。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现在城里城外到处都是死人,我怕吓着你。”小五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不妨事,况且这里什么都没有,咱们只有回去才有活路。”莫问做出了决定。

小五见莫问坚持要回去,也只得同意,敷药过后,莫问拄着树枝,小五背着莫夫人的尸身,主仆二人踏冰过河。

昨ri莫家众人最先得到消息尚且被胡人赶上,其他人自然没有能逃脱的,河岸到城门这十几里到处都是死人,完整的尸首很少,大多身首异处,肚破肠流,以老人孩子和男人居多,少见年轻女子的尸首。

小五先前回来过,心里有所准备,莫问何曾见过这种惨景,这些人中有很多他是认识的,每当遇到熟人的尸首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哆嗦。

等走到城里的时候莫问已经麻木了,不再感到害怕,回返途中他一直低头找寻车辙,昨ri逃难时只有他一家来得及套车,其他乡民都是步行。雪地里有一道碾压着被鲜血染红积雪的车辙,这表示这辆车就是昨天带走林若尘的那一辆,可惜的是进城之后车辙被杂乱的脚印给踏乱了,无法再行寻找。

带伤走了将近二十里,莫问已然筋疲力尽,小五背负着尸身也极为劳累,进城之后二人并没有左顾右盼,而是径直回返莫家药铺。

临走时大门是敞开的,正因为大门敞开着,胡人才没有入内搜找细软,房子还保持着众人昨ri离开时的样子。

迈入门槛的瞬间莫问再度落泪,家是亲人居住的房子,没有了亲人,这栋房子已经不能称之为家了。但是人已经没了,只有这栋亲人曾经住过的房子能带给他些许慰藉和安定,所以这里还是家,家还在。

二人路上行走缓慢,回家之时天se已经暗了下来,莫问有伤在身,路上还招了风寒,进门之后再次晕倒,小五将莫夫人的尸身停放到了正堂,随后将另外两家的火盆全部搬到莫问房间,点上火炭为莫问保暖驱寒。

夜幕降临,周围一片死寂,漆黑的城中只有莫家这一处微弱的光亮……

第五章背井离乡

胡人以前是北方游猎民族,喜食肉类,所到之处鸡犬不留,西阳县现在是名副其实的死城,夜晚没有犬吠,清晨没有鸡鸣。

莫问有伤在身,还招了风寒,一连三ri卧床不起,小五前后忙碌,用板车自城里的棺材铺拉来一口棺材成殓了莫夫人,随后又在城中到处搜寻残存的食物,第四天莫问伤情和病情好转,便挣扎着起身在正堂为母亲设了灵堂,烧纸守孝。

第四天中午小五外出寻找食物,一直到太阳偏西还没有回来。夜se渐暗,莫问心中开始忐忑,他并不害怕自己死去的母亲,他在担心小五的安危。

酉时过后小五还是没有回来,莫问坐不住了,缓步挪到了大门口,昨天再度下了大雪,雪地里留下了一行脚印,根据脚印来看小五是往东城去了。

莫问高声呼喊小五,却并没有得到回应,踌躇片刻之后莫问转身回屋提着风灯顺着脚印前去寻找,脚印表明小五在挨家挨户寻找食物,但是逃难的人是不会留下食物的,加上胡人的搜刮,所以城中能够果腹的东西少之又少,小五的脚印一直延伸到了他先前读书的讲堂,自讲堂出来之后脚印一直向东进入了山野。

讲堂的大门是开着的,里面漆黑一片,莫问没有胆量进去一探究竟,可是如果不进讲堂就搞不清楚小五为什么自这里离开之后会进入东面的山野。

犹豫良久,莫问最终没有进入讲堂,而是沿着小五的脚印向东寻找。

没走几步他就发现了异常,讲堂向东的雪地里脚印明显比之前的深了许多,这表明小五离开讲堂时带了很重的东西。

胡人入侵时城中的居民并没有全部逃走,一些老弱妇孺选择留了下来,他们的选择明显是错误的,因为城中到处都是被雪掩埋了一半的尸体,每见到一具尸体莫问心中的恐惧就增加一分,他数次想要回头,但反复之后他选择了继续寻找。

脚印一直往东进入东侧山峦,到了城边莫问再次停了下来,前方不远处就是漆黑的树林,他实在没勇气进去,最主要的是他想不通小五为什么要进入树林,还有就是小五自讲堂带走了什么东西。

风灯的光亮虽然很昏暗,但是昏暗的灯光却给了莫问些许安全感,驻足良久之后莫问想到了一个办法,摘掉风灯的外罩,用油灯点燃了一垛堆放在民舍旁边的谷草,大火很快燃起,越烧越旺,最终引燃了房屋,城中的房屋都是成片的,一旦燃烧,大火短时间不会熄灭。

房屋被引燃之后周围顿时大亮,莫问恐惧之心大减,提着风灯进入了东侧山峦。

到了冬季乡人都会囤草过冬,因此山峦里除了官府禁止砍伐的大树之外并没有杂草灌木,莫问提着风灯循着脚印走入了山峦深处,行走之时不时回望城中的大火,以此为自己壮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18802.html